• 第七屆工人文學獎- 報告文學組 冠軍《職場求生》

    職場求生

    王嬿淳( 新加坡)

    11/26/2013 巴士司機罷工當天

    慧慧三步並兩步地趕到辦公室。巴士班次延誤了,叫一向准時上班的她遲到了數十分鐘。慧慧在途中利用手機查閱新聞網站,才得知一百多名中國籍巴士司機因不滿同工不同酬,還有冗長的工時,再加上簡陋不堪的工人宿舍,所以集體請“病假”。這令擺脫工潮近三十年的新加坡,竟重現難得一見的罷工事件,真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上班遲到,一般是不必大驚小怪的。但對於當了多年的計時工人的慧慧來說,守時不僅是種美德,更是職場求生的第一守則。她十九歲高中畢業初出社會,碰上經濟不景氣,吃盡閉門羹的苦頭,只好靠當計時工人維生。2010年經濟景氣開始復蘇,她透過“人力銀行”的介紹,到了這家規模不小的運輸公司當客服部門行政助理。雖然總算脫離了前途茫茫的計時員工生涯,可是慧慧在新公司也只是一名每三個月續一次約的派遣短期合約員工。轉眼間,慧慧在同家公司已續約十二次了。說了也沒人相信,這種短約員工面對的壓力竟比正規職員來得大。老板每年只對正規職員進行一次表現評估;可是短約員工約滿後是否還能留下,就完全得靠這短短三個月的表現了。

     

    今年年初,一位同事突然宣布離職。公司急需填補空缺,再加上部門同事的極力推薦,慧慧才有機會轉為正規職員。她在公司這三年來的努力和表現,確實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再加上與大伙相處得非常融洽,所以接任行政人員的職位本不該引起反彈。怎知道人事部卻指出慧慧只有高中學歷,即使升上行政人員一職,薪水也不能與擁有大學學位的同事同等。熬過這幾年後,能夠升上正規職員的位置,慧慧已經是心滿意足了,也很慶幸一直以來的努力沒有白費。但另一方面她也意識到,在現今社會沒有大學文憑的確很吃虧。有時甚至會覺得自己一天沒得到大學學位,現在這個行政人員的職位隨時都可能被公司收回。

     

    慧慧一進辦公室就立即開啟影印機、傳真機等,方便同事們使用。因同事們的推薦,她才有今天升職的機會。這不僅使她覺得要好好感謝這些同事,也讓她認清了人際關系在職場上的重要。她習慣透過一些小細節讓同事們看到她的用心,甚至還自告奮勇替休假的同事代班。她總覺得為同事做的越多,在部門的“存在價值”就越高,也算是盡量彌補自己學歷上的不足。

     

    同事們陸陸續續抵達辦公室。客戶服務是個小部門,同事之間的關系也稱得上密切,可說是無所不談,何況是今天碰上罷工這種大事件。

     

    “這些中國籍司機怎麼這麼想不開,不滿同工不同酬及工作時間太長,就索性罷工?我們不也一樣,整天替公司免費加班?應征時說得多動聽,什麼朝九晚五,周休二日要響應政府號召,推廣什麼‘work-life balance’,讓職員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取得平衡。結果,大家還不是餓著肚子做到晚上八點才下班。我們又有誰敢像中國籍司機那樣集體請‘病假’?”一位同事忿忿不平地說。

     

    “就是嘛!我們為什麼就沒想過要集體罷工,反而還乖乖地免費加班?說到底,大家都清楚現在社會競爭力太強了,找工作不容易。就算在職場受了委屈或不滿工作條件,又有幾個人敢跟上司理論;或透過所謂的‘正式管道’討公道?低薪工友也好,白領上班族也罷,大家就只能默默地忍受,吃暗虧;最多私下另作打算,等新工作敲定了便宣布辭職。”另一位同事語帶無奈地說。

     

    “非主流媒體新聞網上刊登的外勞宿舍的照片, 你們看過嗎?罷工司機所住的環境真的很糟糕,簡直不是人住的。說難聽點,簡直就和豬寮沒兩樣!你們想想,司機們駕了一整天的巴士,都累得要命了,回到宿舍還沒得好好睡個覺。換成是你,你又會怎麼做?”April語重心長地說。

     

    看著大家都為之語塞,April又繼續說﹕“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錢的問題。中國籍司機的底薪比新加坡籍,馬來西亞籍司機都來得低。巴士公司又把他們的工作時間從五天制改成六天制,司機少了賺加班費的機會,收入明顯下降。而且中國籍司機不算正規職員,所以年終獎金也沒他們的份。明明都是外勞,卻偏偏同工不同酬。你們說,他們心裡能平衡嗎?”

     

    “就算都是本國人,同工不同酬還是普遍的。你們看,我不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嗎?”慧慧指指自己說。

     

    其實,慧慧是不常在同事面前對工作有任何抱怨的;但她難免還是對公司的安排略感失望。她深知同工不同酬是不公平的,所以能夠體會罷工司機對於自己薪水明顯低於其他同事的憤怒;對於司機們因合約員工的身份,分不到年終獎金和其他福利所產生的不滿,慧慧更是感同身受。

     

    “本來就是這樣的啦!職場上就是存在著許許多多的不公平。說什麼平等雇用,你看我們公司就知道了。有這麼‘巧’,絕大部分職員都是華人?就連慧慧你之前那個派遣的短約職位,明明有好幾位學經歷都很不錯的來應征,可惜不是馬來人,就是印度人,結果當然是‘謝謝!再聯絡!’啰。”另一位同事一會兒搖搖頭、一會兒擺擺手地說。

     

    “慧慧,不要嫌我們嘮叨。其實你還年輕,才二十五歲,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所以更需要為自己的未好好地規劃和打算。”April鼓勵地對慧慧說。

     

    “嗯!謝謝April前輩,我知道的。我還想向公司申請繼續進修的補助津貼,在接下來的幾年努力攻讀大學學位呢。那麼就可以名正言順當一名客服行政人員,追上前輩你了。”慧慧笑著說。

     

    “難得你這麼有想法、有衝勁、有上進心。大家都支持你!以後大學的報告或考試有問題,盡管開口,我們這些老大哥、老大姐一定義會盡力幫你的!加油!”

     

     

     

    12/17/2012 罷工後第三周

    慧慧主動約April一起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店吃午餐。在部門同事中,她最欣賞這位待人處事沉穩又不失幽默的前輩,也跟她最談得來。剛進入公司的前幾個月,慧慧為了跟同事們打好關系,忍著錢包失血,每天跟大伙吃將近二十塊錢一份的“商業午餐”。身為新人的她,怎麼好意思開口要求大家考慮她的收入,而到價格大眾化的地方用餐呢?當時April就察覺到她的尷尬,便經常主動說服同事們到咖啡店及熟食中心享用一餐三、四塊的平價美食。當大伙偶爾想去吃貴一點的“大餐”寵一寵自己時,前輩就會很慷慨地請慧慧吃一頓。

     

    周圍食客的目光都聚集在電視所播放的新聞。

     

    “四名罷工司機面對一項共謀教唆他人非法罷工控狀,其中一名同時面對另一項控狀,指在網站發表煽動非法罷工言論。如罪名成立,四人最高刑懲兩千塊及監禁一年,或兩者兼施。”

     

    “另外,全國職工總會秘書長也表示, 同工同酬的做法將使勞工市場缺乏靈活性,對新加坡工友也不利。與其堅持同工同酬,更理想的做法是鼓勵員工不斷提升技能,確保得到公平與合理的薪酬。”

     

    “好啊!這才對嘛!新加坡是講法律的,怎麼能讓他們說罷工就罷工?既然來到我們國家工作,就要遵守這裡的規矩!”

    “哎呀,一定是做到滿肚子火了才會罷工啦。要不然這些外勞跟我們一樣,有老婆、孩子要養,誰敢拿自己的工作跟家人的前途來開玩笑?”

     

    “政府開放外勞政策,讓這麼多外國人進來搶我們小市民的飯碗。他們做得不開心,就不要來啦,回他的中國啦﹗老板直接請我們新加坡人做工不就好,偏要給自己添麻煩。”

     

    “誰不知道這間道巴士公司政府也有股份的。 敢跟政府作對,他們這次完蛋了。”

     

    慧慧食不知味地、慢慢地咀嚼這些市民對罷工事件的看法。為期短短兩天的罷工,竟引發整整一個月的民眾輿論。近年來,新加坡政府大幅度放寬雇用外籍勞工的政策。大機構、小企業都紛紛聘請外勞。低薪外勞就占了勞動隊伍近百分之四十的比例,而這數據還不包括白領階層的外籍人士。雇主個個聲稱,國人不肯吃苦,對工作條件又愛嫌東嫌西,就索性聘請較“聽話”的外勞。說到底,外勞必須支付一大筆錢給國內外的仲介。而為了湊足仲介費,他們得向親友借錢﹑抵押房地﹑向高利貸或仲介公司借錢等。外勞在新加坡的底薪極低,所以不得不拼命加班賺錢來還債,根本沒多余的精力跟老板拌嘴或談條件。這種種因素就構成了雇主眼裡比國人更“乖馴”的外勞形像。

     

    “前輩,你對這起罷工事件和全國工運領袖的發言有什麼看法?”

     

    “還敢有什麼看法?政府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外勞和國人的薪水不可能同等。可是他們又提倡雇主給外勞‘公平與合理的薪酬’。究竟還有什麼比同工同酬更公平合理呢?那做老板的肯定會堅持用薪水較低的外勞啊,這樣國人就沒有工作了。而同工不同酬, 實際上根本就是剝削。”

     

    “是剝削,沒錯。其實外勞的情況就像即用即扔的免洗碗筷。若老板哪一天不想再留著他們,隨時都可以單方解約。外勞就必須乖乖地回國,一點保障也沒有。”

     

    “慧慧,別只管別人的問題,談談你自己吧。Linda放產假,老板讓你接手她部門秘書的工作,你還做得來嗎?”

     

    “前輩,其實我有些工作上的問題想請教你。我也許對秘書的工作性質太不了解

     

    “嗯,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大家在同間辦公室上班,多多少會看到一些不該看的文件、單據什麼的。”

     

    “我為了這件事很困擾。黃經理三月份要到倫敦出差,吩咐我替他安排行程。公司明文規定,所有職員到國外出差,入住的都必須是四星級酒店。可是經理不把公司規定當一回事,硬要我幫他訂五星級酒店,而且還要高級套房。他還說,核銷時只要注明四星級酒店全都客滿,只好訂五星級的,這樣會計部就不會追究了。經理還透露,Linda一直都是這樣處理他的行程的,叫我這個代班秘書要好好學習靈活處事。”

     

    “拜托!這種話他都說得出口。你跟Linda不同啊!人家的人脈廣,跟會計部那幾個行政人員都是老同學。就算公司查出了什麼,真的要追究的話,她現在正在休產假,不可能硬把她叫回來啊。再說,人家Linda可以靠老公養她。不像你,萬一丟了這份工作,就只能喝西北風了吧!”

     

    “前輩,我翻看了經理這幾年來出差的核銷單據,發現這樣的狀況真的不是單一事件。要是我照他的吩咐做,又很不幸被公司逮到,恐怕老板會一口咬定是我這個新手不熟悉公司規則,要我背黑鍋。可是不聽從他的,他肯定不會讓我有好日子過!前輩,你說我該怎麼辦才好?”

     

    “別看我說得頭頭是道的,換作是我,也同樣不知所措。你如果決定裝作不知情,照黃經理的吩咐辦事,也不必覺得內疚。畢竟,保住自己的飯碗是最重要的。可是你要知道,一旦順著他的指示,哪怕就那麼一次,接下來就很推辭了。”

     

    “我熬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從短約員工轉為正規職員,位子都還沒做暖,就遇到這種棘手問題。前輩,我只不過是區區一名小職員,要在社會討一口飯吃,真的這麼困難嗎?”

     

    “這個問題,想必那些罷工司機也問了自己無數次。就連在你眼裡比你資深,比你有學問的前輩們都是常常這麼問自己的。實際上,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反抗;也不是每個人都認為事情是嚴重到需要大聲嚷嚷什麼的。在職場上、在人生中都沒有所謂好或壞的決定,一切只看你是否肯為你的選擇付出一定的代價。”

    01/28/2013 罷工後第九周

    慧慧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進女生洗手間,確認了周圍無人,才深深地吸了口氣。自從上次跟April前輩提起經理出差的行程一事,慧慧在辦公室都盡量避開經理,能拖一天是一天。可是今天就被經理叫住了,並談了好一陣子;而慧慧也明白她不能再逃避這棘手的問題了。

     

    與經理的談話中,經理的語氣非常溫和客氣,沒帶半點“威脅”的態度。他也向慧慧開出一些具吸引力的“條件”,很明顯是想收買人心。經理先是表揚慧慧這一年來出色的工作表現,然後恭喜她得到一筆非常可觀的年終獎金,並一再強調是他費盡唇舌替慧慧爭取到的。接著,經理告訴慧慧,秘書Linda准備放完產假後,會再請一年無薪假。人事部已同意經理的提議,為了縮小部門秘書的工作範圍及減少其工作量,讓身為客服行政人員的慧慧正式兼任秘書一職。省下聘請臨時工的錢,自然是給慧慧加薪。再來,經理又表示,他非常支持慧慧有意繼續進修。他很婉轉地告訴慧慧,等他三月底從倫敦出差回來,就幫慧慧寫推薦信,然後正式批准她進修補助的津貼申請。

     

    談話結束前,經理再次提醒慧慧﹕老板與秘書本該合作無間。他要找的是一名得力助手。若慧慧覺得自己不能勝任,就請她在三十一號前提辭呈,給足一個月的通知期,好讓人事部准備招聘新人。

     

    在今天的談話之前,慧慧以為經理只是個不老實的家伙罷了。可是從他剛才嘗試交換條件的行為,讓慧慧看到了他懂得耍手段狡猾的一面。慧慧感到很懊惱。她為公司付出的努力,同事們及老板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年終獎金是她應得的酬勞;而員工繼續進修補助的津貼,本來就是公司給於正式職員的福利;就連長期替休無薪假的同事代班,本來就不該是免費加班可是經理卻把這些都說成好像是他給慧慧的賞賜似的。

     

    “說到底,現在做錯事的人又不是我,可是必須離開的卻是我,這一點都不公平!”慧慧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喃喃地說著。

     

    可是最讓慧慧難過的﹑甚至是後悔的,就是在自己在與經理的談話中,始終沒有把悶在心裡的這番話老老實實地說出來。慧慧一直都以為是因為自己學歷低、缺乏自信,做起事來才會畏首畏尾的。但去年那起中國籍司機集體罷工事件,正說明了“勇氣”這個東西恰恰與學歷無關。若不是與學歷掛鉤,又是跟什麼才有掛鉤呢?是性別?國籍?身家背景?還是說這股敢於反抗的勇氣,真的是因為走投無路而被逼出來的求生本能呢?

     

    02/26/2013 罷工後第十三周

    黃經理今天“在家上班”,大伙也都索性提早下班,到附近的酒吧聚一聚,順道替慧慧餞行。

     

    “看,職位高的就是不一樣,不必像我們小職員死守公司規定;甚至可以破格創立自己的規定。經理所謂的‘work from home’究竟是什麼東西?在家就在家,上班就上班。他稱自己‘在家上班’,可是誰曉得他在做什麼?”

    大家都笑成一團。

     

    “你們知道嗎,今天我香港的客戶問我罷工的司機怎麼樣了。我還真萬萬想不到,連香港人也對我們的罷工事件那麼有興趣。那客戶還告訴我,資本無國界,工運也一樣。十二月份時,香港的社運組織在新加坡駐香港領事館外舉布條,抗議新加坡政府把司機的行為裁定為非法罷工,並控告這些司機。他最後還問我,新加坡的打工族有沒有一起挺罷工司機呢!我跟客戶聊著聊著,還差點為自己是新加坡人而覺得不好意思。”

     

    “對了,April你對這些是最清楚的。之前公民組織為保釋司機而向公眾募款,及一起為司機辯護的請願書簽名的資訊,都是你轉傳給我們的。”

     

    “嗯,我從學生時代就比較關注社會課題,到今天還是喜歡多管閑事。昨天法庭判其中一名司機坐牢七個星期,其他三名坐牢六個星期;之前已有二十九名參與罷工的司機被遣送回中國了。最近還有一則相關影片,在網路上的點擊率還蠻高的。就是被逮捕的司機接受紀錄片工作者的錄影訪問,指警察對他們動粗。司機們還指控新加坡警察說了‘你知道嗎?我現在就可以挖個坑把你埋了,讓任何人都找不到你’這類恐嚇的話。”

     

    “哈哈!新加坡是講法律的,我們的執法人員最清楚不過了。”

     

    “這些罷工司機還真的是豁出去了,什麼都敢講。也不怕警察再加多一條罪給他們,判他們在監牢裡蹲久一點。”

     

    “別只顧討論罷工司機,我們得請女主角慧慧說幾句話。我們一直都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辭職,還有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你可別裝神秘,讓我們一整晚都在猜啊!”

     

    慧慧遲疑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把真實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同事們。

     

    大伙並沒有特別大的反應,看起來大家是或多或少都聽到了些什麼風吹草動;又或者是April前輩已經向大家透露了些蛛絲馬跡。

     

    “除了辭職,就沒有其它的辦法嗎?你有沒有考慮過向上層投訴,或者直接找人事部?”

     

    April,你還真的相信這些所謂的‘正式管道’嗎?我們做小職員的,怎麼有能力告老板的狀?萬一被經理反咬一口,鐵定更糟糕了。我在前一間公司就碰過類似狀況,最後只得放棄那高薪的職位。來到現在這家公司後,不得不學乖了。何況我們的公司這麼顧名譽,要是把事情鬧大,把上層惹火,被同行列入黑名單不是不可能的。”

     

    “其實我當初的想法就如你們所說的,覺得不要把事情鬧大,索性辭職算了。可是遞了辭呈後,又覺得真的很不甘心。明明是經理不對,不是我的問題。更何況,我熬了這麼久才僥幸從短約工人轉成正式職員。原本還打算繼續進修,拿個大學學位,將來在事業上有更好的發展。現在要我放棄這份工作,我真的”慧慧邊說邊搖頭。

     

    “而且其它公司可能還會覺得是我有問題,要不然做得好好地,為什麼要辭職。這樣一來有誰還肯用我呢!”慧慧更不平了。

     

    同事們聽了慧慧累積在心裡已久的這番話,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那你有什麼打算?”

    “我我想試一試,看人事部能不能幫得上忙。反正,最壞的結果也就只是離開公司。要是人事部可以幫忙勸告經理一下,經理也許會接受,不敢再為難我。這樣做究竟有沒有用,我完全沒把握。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能默默接受現狀。辭職,目前看來也許是最明智的選擇。可是也許以後我會後悔,會怨恨自己為什麼當初不夠勇敢,沒有極力保住自己的工作,和自己的一點點尊嚴。”

     

    “真報歉,我們不能為了幫你討公道而得罪老板。可是如果你找工作或報考大學,需要我們替你寫推薦信,這點忙我們還幫得上。”

     

    “喂!不只這樣吧。我們還可以向人事部證實你的工作態度和職業操守。大家同事一場,我們應該還做得到這一點吧。”

     

    “好,就聽April大姐頭的話。”

     

     

    05/02/2013 罷工後第廿二周

    今天是慧慧在人事部上班的第一天。她離開了之前的部門後,雖然還是正規職員,可是現在的職位只是“行政助理”,不如從前的行政人員一職。這樣也好,反正之前那個職銜也是有名無實的,沒有了也不可惜。能夠待在公司,已經比她預料的結果好多了。

     

    在酒吧向同事們掏出心裡話的隔天,慧慧便立即聯絡了人事部,要求與該部門高級經理當面談一談。April前輩原建議陪同慧慧去見人事部高級經理,可是慧慧覺得自己必須學會獨立完成這項“任務”。

     

    人事部高級經理向慧慧坦言,這是他第一次接到職員對上司的投訴個案。公司也沒有設定程序處理這樣的案件,所以需要一些時間妥當地處理這個個案。而公司也證實,已經接受了慧慧之前提出的辭呈,又顧及慧慧與部門經理的關系尷尬,只好先讓慧慧請幾個星期的無薪假,等待公司的安排。一個星期前,慧慧才剛接到人事部的告知,說已經向部門同事及出差回來的黃經理澄清這起事件。部門同事果然沒令慧慧失望,都向人事部反應慧慧非常稱職﹑敬業。相反地,黃經理反駁了慧慧的投訴,說慧慧因為不滿經理覺得她的工作表現欠佳,無法推薦她申請進修補助津貼,才會借機誣蔑經理。經理還強調,非大學生的辦事能力確實差大學畢業的一大截,自己也後悔當初讓慧慧升為正規職員。

     

    人事部高級經理也直言,說公司目前正是急需用人的時候,黃經理算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公司能夠做的,就是設法讓慧慧轉到其他部門上班。人事部高級經理最後也很婉轉地告訴慧慧﹕正義不是公司高層唯一的考量;小職員在職場上免不了要受點委屈。

     

     

    11/26/2013 罷工事件一周年

    慧慧請了半天假,提早回家准備“人事管理學系”的期末考。或許是這一年來在新加坡所發生的勞資糾紛以及在職場上的親身經歷,讓慧慧想在人力資源管理及職員申訴這方面發展。

     

    一年前的今天,一百七十一名中國籍巴士司機集體罷工。在這場近三十年以來,新加坡首次的罷工事件中,司機們抗議同工不同酬等職場上的不平等待遇,更向剝削外籍勞工及一般低薪工友的傾資方制度反擊。經此事件後,新加坡政府誓言要改善外籍勞工在新加坡的工作及居住情況。在確保外籍勞工獲得一定的薪酬及權益保障的同時,也一樣顧及到新加坡低薪工友的就業權益。可是這一年內,慧慧在報章新聞所看到的,竟仍是一則接著一則有關外勞被剝削的報導。在這家公司甚至各個行業,雇用派遣短期合約工人也日益普及化。執政者是否兌現了一年前的承諾,大家心中有數。

     

    盡管這起罷工事件從表面上看來,似乎沒帶動制度上的改善,可卻給了像慧慧這樣的普通上班族一定的啟示﹕職場求生,不該只是為了保住飯碗而作逆來順受的小綿羊;出了事還不為自己發聲辯護,走到哪裡都注定被老板這只大灰狼吃掉。

     

    慧慧拿出手機,在回家的車程上瀏覽非主流媒體新聞網站。

     

    公民社運組織發宣傳稿,告知將會在接下來的幾天發布一系列關於罷工司機近況等文章和紀錄片,要大家拭目以待。

     

    巴士到站了,慧慧下車時,還不忘了向司機說聲“謝謝”。

     

One Responseso fa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