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屆工人文學獎 小說組季軍 林紀善《聲沙》(香港)

    他說話十分大聲。

     

    「我用把口搵食!」這句話他常常掛在口角,不理三七二十一,只要一有人稍稍示意他講細聲些,他馬上就「我用把口搵食!」一句頂回去,多少次就和人吵起架來,就算有時是他要考會考的女兒要專心溫習,要他把聲音收細,他也是這樣說,並且越發大聲起來:「我用把口搵食!養你養到咁大個人!……」

     

    沒錯他是用把口搵食的人,手提電話有三部、長開,一部充電一部待用,隨時候命,半夜三更都有人打電話給他,爆水喉、漏水、爆竊、入院、撞車……總之和保單有關、和領取保費有關的事都會找到他頭上。

     

    朝也講,晚也講,他家裡不講「食不言,寢不語」那一套,飯桌也是他的辦事桌。

     

    ***

     

    講著講著有一天喉嚨有點痛,他也不為意,小毛小病他隨便吃點成藥一般就可以了。

     

    這個夏天的流感來得兇猛,他以為是小毛小病的一點喉嚨痛結果卻是一場大感冒,鼻水咳嗽出齊,更嚴重的是,聲帶發炎,沙得一個音也發不出來,只有嘶嘶的出氣音。一早看了醫生,拿了一大堆藥回家,他老婆逼他三天不上班,他也無可無不可,反正保險經紀回公司也只是開開例會,行禮如儀,去不去沒甚所謂,只是聲音沒了,真正什麼都做不了。

     

    電話都轉接到留言,免得聽了鈴聲空響煩心。都說「手停口停」,他卻是「口停手停」,閑得發慌,坐立不定。做個小小保險經紀,一天到晚往外跑,跑單接客,準時回家吃飯的時間少之又少。平時回得到家時,已過平常吃飯時間,兒女早早進房用電腦讀書,老婆有時留飯,他吃兩口,電話又響,直到睡覺。

     

    這天他坐在家裡沙發看報紙,附近中學的下課鈴悠揚地響起;坐著坐著就是黃昏時候,鄰家電視奏起國歌,六點晚間新聞開播了,他托了托老花眼鏡,耳中傳來細碎的鎖匙聲,他回頭一看,是他小兒子拿著羽毛球拍回家來,孩子叫他一聲,放下球拍就去了沖涼。

     

    浴室的門板薄,水聲嘩啦嘩啦地傳出來,他小兒子一邊沖涼,一邊唱歌,唱不知哪首電視劇主題曲,歪腔怪調,但又唱得那麼有滋有味,還夾雜著幾聲大叫,他聽得呆了。

    ***

    之後老婆回來了就整治飯菜,刀在砧板上切肉,薯仔削皮,鑊鏟沙沙的炒菜,開水滾了嗚嗚地叫,碗碟輕微的碰撞之聲,他老婆叫他幫手開飯,他拿著碟子忙忙地出去。這時門鈴響了,他放下了碟,打開了門。他的大女兒捧著書站在門外,見到他,面色緊了緊,沒開口叫他。

     

    這個衰女還在氣上次罵她呀!他想,順手關了門,嘶嘶地喃喃了幾句女兒沒有聽到,蹬蹬地跑回了房間。

     

    上次她溫書、要他「講嘢細聲啲」,他喝回去「我用把口搵食!養你養到咁大個人!」,她就生了氣,一直不給他好臉色。他想起上次氣頭上,好像還喝了她「我講嘢就係咁大聲架啦,唔鍾意搬出去住吖!」,心就有些鬆動了。

     

    終於一家四口坐下來吃飯,女兒還是繃著臉。

     

    半晌,電話都沒有響過,女兒終於忍不住,側著臉問媽媽:「今日咁靜?」

     

    他做了個劃喉的動作,於是都笑了。

     

    小說組亞軍感言

    第一我要感謝上帝,〈腓立比書〉4章12節說:「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祕訣。」

    僅以這段寶貴話語和諸位工人分享,盼望未來我們都豐富作收。第二感謝工人文學獎主辦單位,是你們的苦勞,成就了我的功勞。第三感謝勞工團體「三八兄弟會」的工人B、P、Q,我不僅打牌從他們手上贏錢,還將他們寫進小說,謝謝他們容忍我的「剝削」。最後,感謝炭媽——她在我稍稍提起創作這篇小說的念頭時,就給我了極大的鼓舞。榮耀歸於主。

One Responseso far.

  1. […] 亞軍:黃惠忠〈Labor Night〉(台灣) 季軍:林紀善〈聲沙〉(香港) 建議主題獎——沉重的肉身:陳俊傑〈沉重的肉身〉(香港)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