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屆工人文學獎 報告文學組雙季軍〈打工妹與罪犯兄弟 〉秦麗娟(香港)

    絕情穀在左,有情穀在右

     

    她是一位時髦的打工妹,在婚戀網站徵婚,結識了一個“商業才子”。他家底豐厚,博學多才,溫柔體貼。她傾盡全力幫助他創業,愛情和事業的憧憬正值高潮時,他卻突然因罪被捕入獄。她身負巨額債務,走投無路,欲投江自盡。

    可是,關鍵時刻,一雙手緊緊抓住了欲墜江的她。原來,是那個所謂“商業才子” 的素未謀面的弟弟。在弟弟的鼓勵和幫助下,她收拾好了債務殘局,過上正常的生活。她想真心感謝他,可是他卻神秘失蹤了。他為什麼失蹤?她能找到他嗎?後面還隱藏著一個怎樣驚人的秘密?

    (一)

    2009年10月中旬,傍晚時分。荊州市郊沮漳河,秋水幽幽,城市車水馬龍的喧囂在這裏銷聲匿跡。一位三十歲的披發女子,獨立江畔,木然地盯著江面。忽然,她緩緩逼近水邊,就在她的前腳快踏空落水的時候,一雙手緊緊拖住了她的胳膊,由於用力過猛,她當場跌坐在了地上。拉她的人,是一個瘦弱的高個中年男人,四十歲左右,鼓著一雙眼睛。

    那人急聲喊道:“王小姐,你冷靜!”女子一臉冷淚,有氣無力地問:“你……是誰?”“我是黃再萍的弟弟,黃源萍。”

    女子渾身顫抖著,氣憤之極地說:“你——你們!難道連我死都不放過嗎?你到底跟蹤了我多久?”

    “不,要死也不能做餓鬼,我們先吃了飯再說。唉,我都跟了好幾天了,累死我了。”好說歹說,男子說服女子到距他們幾百米外的一個河畔魚莊坐下。

    女子坐下後,心裏的苦水傾泄而出:她名叫王玉,出生於重慶市黔江區,在重慶重型汽車集團卡福汽車零部件有限責任公司做英語翻譯,三十出頭。她天生麗質,聰慧好學,品學兼優,順利地考上大學、結婚。由於性格不合與丈夫離婚後,她開始厭倦眼前單調枯燥,想開始一段絢麗多彩的新生活。

    2009年1月1日,王玉通過婚戀網站認識了一位“商業才子”黃再萍。他是這樣自我介紹的:華東政法大學的高才生,畢業後在江蘇省政府經委工作,九十年代辭職下海,做過路橋,房地產工程,礦石和外貿生意,資產上億。但是由於受金融危機的影響,2007年,他在新疆的鐵礦產業破產,損失了近兩億,目前只有湖北荊州投資的養殖企業還留在那裏。

    黃再萍講述的人生經歷,跌宕起伏,深深吸引了出生偏遠地區的王玉。他們在網上聊得如膠似漆,王玉更是自我陶醉在愛河裏不能自拔。

    3月18日,黃再萍到重慶看望王玉,很快熱戀由網上轉移到了地上。一見面,黃再萍取出檔夾和手提電腦,誠懇地讓王玉看他的身份證件和公司資料。

    黃再萍的香港寶龍控股集團公司註冊資金兩億,電腦裏又宏偉又華麗的房地產工程和農業公司圖片,更是顯示出了億萬身家的底氣。

    兩人相處起來,黃再萍非常體貼,爭著收拾房間,燒菜。王玉有偏頭痛的老毛病,愛上一家盲人按摩中心按摩,黃再萍樂滋滋地陪她去。王玉讓黃再萍也享受一下按摩,可他拒絕了,說他堅持“三不”:不按摩,不喝酒,不歌舞。喝酒會亂性,按摩和歌舞容易接觸色情,所以一律拒絕,守住失足底線。王玉很佩服,一個成功男人能做到這些,是多麼難能可貴啊!

    可是,有天晚上黃再萍滿臉愁容,鄭重其事地說:“寶貝,我有件事本該早告訴你,但是我好珍惜我們相處的甜蜜,我怕說出來一切都消失了。

    “你知道我不上夜總會的,偏偏湖北荊州一位領導老要我陪他到夜總會玩,約了好幾次我實在不好推託,就陪他進去坐了一會兒。結果他竟要我陪他玩小姐,我扭頭就走,這樣就得罪了他,他千方百計找岔整我。去年10月份,財務人員從公司賬上劃1500萬到我私人賬上,他就逮到把柄說我有轉移投資款的動機,讓公安局經偵凍結了公司帳戶,所以我現在快身無分文了。”

    王玉驚異地聽著黃再萍說下去。“但是我有調動資金的管道,有豐富的創業經驗。有朋友在內蒙看了一塊地,我打算過去重新建一個新企業。所以,我要走了,我多麼捨不得你。我風光的時候,身邊不乏靚女,但是我知道那不過是錢的魅力,所以逢場作戲。只有你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出現,才是最珍貴的!”

    王玉引以為自豪的“億萬富豪”原來“身無分文”!黃再萍說完遞給她一張1500萬的銀行轉賬單據,證明剛才說的是事實。然後,他掏出筆默默地在紙上寫著,並遞給王玉說:“這是我為你寫的詞,留作紀念吧,不知我們還能不能再見?不知我們幾時相見?”

    那晚,王玉失眠了,輾轉反側。過去她有種不真實的感覺,身份如此高貴的黃再萍為何對他如此體貼?如今,她找到答案了,原來黃再萍在困頓中,所以對她特別珍視。她感謝上蒼讓黃再萍在低谷時遇上她,她決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黃再萍重新創業,讓他的才華得到充分施展。她心裏又甜蜜又踏實,拿出黃再萍寫的分別詞讀了又讀,吻了又吻,流下了幸福的眼淚。

    第二天,王玉說服黃再萍留在黔江建公司。黃再萍高興萬分,說這樣既有公司又有愛情,兩全其美。王玉立即帶黃再萍到鄉鎮考察,選定了農業公司的地址。

    黃再萍計畫向朋友借調1000萬資金註冊公司,借資金的利息,註冊辦證的費用等,大概要60萬左右。黃再萍說曾經送給弟弟黃源萍一個南京市區門面,便打電話要弟弟抵押給銀行,籌錢給他作啟動資金。

    可是一個星期後,黃再萍的弟弟以弟媳不願簽字為由,不願抵押門面。

    黃再萍溫柔地對王玉說:“寶貝,做人要一諾千金,我們已在政府誇下海口,現在怎麼辦?你能不能先想想辦法籌集錢,先註冊?你放心,公司的銀行貸款很快下來就還了你的錢。”

    王玉抵押了房子,向親戚朋友借了錢,籌集了60萬交給黃再萍。很快,公司有了執照、辦公室、員工,建築公司也如火如荼地建設著養殖場。

    10月上旬,王玉陪黃再萍驅車去東北鐵嶺市拜訪一位朋友,在酒店休息的時候,湖北荊州市荊州區公安局經偵大隊員警破門而入,以涉嫌抽逃出資、詐騙為由,逮捕了黃再萍。事情太突然,王玉以為員警弄錯了,她迅速趕到案發地荊州想弄清楚。

    “那1500萬凍結款呢?”她問荊州市公安局民警,民警耐心地解答:“那是借的黑市錢,他曾想劃走占為己有,被發現凍結了,現已經還回去了。”“那養殖場呢?”“沒建,地荒著呢!”民警驅車帶她去看了城郊的那片荒地。“我不是明明看了建得很壯觀的養殖場圖片嘛?”王玉有點不相信地問員警。“那是電腦製作的效果圖,很多人沖著它,被騙進了許多錢呢!”

    原來黃再萍曾經因詐騙服刑11年,2004年釋放後,承包過工程,活躍在黑市資金市場。他以高利息借貸黑市資金註冊空殼公司,偽造公司資料,吸引政府和合作者,資金鏈斷裂後就扔下爛攤子逃之夭夭,害了不少人。總而言之,黃再萍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

    王玉投入的一腔癡情和東拼西湊的金錢,只不過是騙子又一次成功的獵物而已,她徹底地崩潰了。

     

    (二)

     

    王玉悲切地講述完,眼淚掛滿臉頰,眼神空洞迷茫。

    黃源萍忿忿地說:“有幾回我哥打電話過來要我不說話,只聽他電話裏劈裏啪啦說什麼門面抵押的事情,原來是忽悠你給他錢呀!他哪有什麼門面呀!”

    王玉心想:你們兄弟不一夥兒的嗎?別裝了!於是,她冷冷地說:“這已經不重要了。”

    黃源萍瘦弱的脖子鼓著青筋激動地說:“在荊州我跟他呆了一段時間,發現他的做法不靠譜,就離開回南昌了。結果好多人的錢被套進去打了水漂,害得有對夫婦要上吊自殺。沒想到他這樣鐵石心腸,竟然還逃到重慶對你這個弱女子下手!”

    聽他這麼一說,王玉有些意外,她正視黃源萍一眼,歎息地說:“恨也罷,罵也罷,有什麼用呢?何況我已經沒有力氣了,我無路可走了。家鄉養殖場有200多萬工程款等著付,借的40萬私人款要還,我一個月頂多能掙幾千塊,怎麼還?被騙財,騙情,騙色,有什麼臉見人?這世上哪有我容身之地呀……”

    “你是打定主意要尋短嘍?”

    “眼下我只有死這條路好走一點。”

    “有句話說,生死才是大事,其他都是小事。既然死都不怕了,那還怕什麼呢?為什麼不去找找解決辦法?說不定,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然後他頓了一下,眼睛更鼓了,說:“你想想,你死了,你的父母只有這麼一個寶貝女兒,他們怎麼活?要不你回去找找律師,企業債務的事情他們有辦法,費用的問題我來想辦法。”

    王玉半信半疑地瞪著他,但提起父母,她哆嗦了一下,空洞麻木的心泛起疼痛的感覺。她最後決定還是回去看看。

    王玉回到黔江,趁天黑潛回自己家中。她猜想得到,黃再萍被抓的消息已經傳開,工程隊的人和借了錢的親戚朋友正到處找她,她害怕見到他們。

    她忐忑不安地睡了一晚,清晨被“呯-呯”的敲門聲吵醒,她驚得一下坐了起來。而後敲門聲愈加急促,最後變成“咚-咚”的腳踢聲。遠遠望著門,她似乎看到門外找她要錢的人那張焦急憤怒的臉,她嚇得一動不敢動,大氣不敢出。

    門的打擊之聲一天響了好多次,她不敢出去,躲在家裏也不敢弄出一點聲音。度日如年地熬到第二天,手機響了,她換的新手機號只有幾個人知道,便放心地接了電話。黃源萍在電話問:“你怎麼樣?”

    王玉驚魂未定地回答說:“嚇死我了,要錢的人一天好幾撥守在門外,我不敢出去!”

    “我想過會有這種情況。我正好有個朋友,是你們城裏一個國營企業的,她離婚後獨自帶個孩子,你到她那裏去住。不用擔心,我跟她說了你的情況,她很好,願意幫助你。她住在企業內部的職工社區,外界的人很少進去。”

    王玉深夜打車,找到了黃源萍朋友顧藝家裏。在顧藝家裏安頓下來,王玉舒了口氣,像一只驚魂未定的小鳥終於找到個暫時躲避風雨的窩。顧藝告訴王玉,黃源萍請她好好開導她,怕她鑽牛角尖又去尋死。王玉答應顧藝,她現在只想怎麼解決眼前的困境。

    顧藝正好有個朋友是律師,她便陪王玉前去諮詢。律師分析情況後說,200多萬工程款可以想辦法通過資產抵押方式解決,40多萬的私人債務只有自己還了。這個答案讓王玉看到了希望,壓心裏的大石頭有辦法搬掉,還剩下小石頭就輕鬆多了。

    黃源萍按承諾匯來了兩萬元律師費。律師告誡王玉回避一下債務人,以免發生不必要的衝突,等他出面協調好之後再與他們見面。

    王玉心情好了許多,徹底放棄了求死的想法。

    可是,她借的私人款裏有10萬是高利貸,放高利貸的人不知怎麼打聽到顧藝的單位,雖說沒有最終找到王玉的下落,但是讓顧藝和王玉都有些害怕。放高利貸的一般與黑社會有關,很有能耐,也很殘忍。雖說重慶正在“打黑”,可王玉和顧藝都很害怕。

    黃源萍聽說後,打電話讓王玉去南昌住,並說黃再萍荊州那塊地由政府出面拍賣,用以償還債務,王玉40多萬私人借款事實上是黃再萍借的,可以爭取從土地上拿錢來還賬。南昌離武漢很近,更方便到荊州處理事情。

    2010年2月,王玉去了南昌。在火車站,見到了來接她的黃源萍,四個月不見,他更瘦了,簡直是皮包骨頭,鼓鼓的眼睛佈滿了血絲。王玉問黃源萍為什麼這麼瘦、這麼疲憊呢?黃源萍說他在推銷藥品,生意很好,晚上也要送貨。黃源萍為王玉在市中心中山路租了一套一居室,房間的佈置和周圍的環境都很不錯,上街買東西也挺方便。

    在黃源萍的支持下,王玉去荊州看守所見了黃再萍一面,請求黃再萍給她出具40萬元的借條,同時也捎去黃源萍的一封懇請他哥哥簽署借條的親筆信。

    黃再萍起先冷冷地表示不同意。無論王玉怎麼哭鬧、指責、懇求,黃再萍都低頭一聲不吭。然而,當他默默地看完弟弟親筆寫的信後,卻哆哆嗦嗦地拿起了筆,在借條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接著,黃源萍又出兩萬元讓王玉在武漢請了一名律師,名叫李剛武,委託他代理土地款爭取事宜。

    黃源萍好象特別忙,他一個月到王玉住處去一次,每次給她送幾千元錢。每次都行色匆匆,水都顧不上喝一杯,就離開了。有一次,黃源萍的鑰匙掉在王玉那裏,回到住處後發現了,又急著要送貨,就打電話要王玉給他拿過去。王玉打車找到他的住處,打開門後,看到一個又小又破的房間。原來,黃源萍租給自己住的房子每月租金350元,而他給王玉租的房子每月租金1200元。王玉不理解,黃源萍認真地說他生得賤,有個床睡覺就滿足了。

    王玉覺得黃源萍是個挺奇怪的人,跟他哥哥黃再萍完全不一樣。黃再萍是口若懸河,全身名牌,八面玲瓏,八面威風。可黃源萍穿得像個農民工,衣服褲子都是地攤上買的二三十元的化纖料。不愛說話,只知道像牛一樣埋頭苦幹,又像牛一樣,有點“青草”吃和有個“牛棚”避風雨就滿足了。

    王玉曾勸黃源萍:“你要注意休息,注意身體健康!”

    黃源萍回答:“我要儘快把南昌的市場打開,到了七月中旬後,我要離開南昌,去開拓新的市場。”

    王玉:“去哪里呢?這邊好不容易跑出來的市場,怎麼維持呢?”

    黃源萍說:“去哪里,我暫時保密,我已經和別人約好了。你別問了,生意上的事情你不懂,要不怎麼被我哥騙了呢!”

    王玉想想自己確實有點笨,就不再刨根問底了。

    黃源萍後來接著說:“你的事情我希望七月份能夠結束,因為我離開南昌後可能管不過來了。不過,我會在走之前把有些事情安排好。給你住的房子繳一年的房租;給你存一年的生活費,律師費餘下的全部結清,還有就是給你準備點路費。我都計算好了,你不用擔心,安心等待重慶和荊州律師的消息吧!”

     

    (三)

     

    6月,王玉接到重慶律師的電話,債務清償已經在法院的調解下達成協議,其結果與律師當初的預計一樣,200餘萬工程款由資產抵押來支付。王玉立即趕回黔江。

    7月底,武漢律師給王玉打電話,說荊州的地拍賣有一定眉目了,她可以獲得30萬元的債務償還。

    王玉終於可以不用東躲西藏了,生活回到了以前,她心裏無比輕鬆和暢快。她的父母雖然擔驚受怕了一年,蒼老了許多,但是聽到最終解決的結果,都如釋重負,眉開眼笑。王玉想到自己曾經欲投江自盡,如果真是這樣,不但不能得到現在的結果,也許父母都會陪她而去。而那些債務永遠得不到清理,這些欠債背後不僅是人情,更是當初家鄉父老對她沉甸甸的信任啊!她現在重新贏回了金錢,贏回了生命,贏回了親情,贏回了人格。

    她沒有忘記黃源萍的幫助。她曾經對黃再萍充滿憤恨,曾經把黃源萍的幫助理解為是替他哥哥贖罪,曾經理所當然地接受一切。可是當天空烏雲消散後,她清楚地意識到黃源萍沒有任何義務為她和他哥哥做什麼,他做的一切是自己的心願。

    王玉多想打電話謝謝黃源萍。可是一連打了幾天,黃源萍的電話都是停機。她猛然想起黃源萍說過7月中旬後離開南昌去外地開闢新的市場,也許是號碼換了。幸好她存了黃源萍大姐的電話,她打通黃大姐的電話,大姐卻說二弟的情況她一概不知。王玉請求對方,有黃源萍的消息一定轉告她。

    2011年2月,春節期間,王玉又打電話問黃大姐。黃大姐終於忍不住,把黃源萍的實情原原本本地都告訴了王玉。

    原來,1996年,黃源萍因故意殺人,被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緩期死刑,後改判無期。2006年,因患有嚴重的甲亢病(導致鼓眼等症狀),在黃再萍的幫助下,他獲得四年保外就醫機會。到2010年7月中旬,他保外就醫期滿,按照規定被收監,現在正在江西省女子監獄服刑(該監獄同時關押一定數量男犯)。

    中途,2009年哥哥黃再萍被抓,黃源萍到荊州給他送衣服,瞭解了王玉的情況。他回來對大姐說,小王是個真誠的女子,對黃再萍特別好,陪上自己的房子,還到處借錢給黃再萍創業。結果他死性不改,騙得人家落到走投無路的境地,想投河自盡。

    黃大姐歎了一口氣,繼續說:“其實,他的病情挺嚴重的,一直都在醫院治療。見了你回南昌後就沒去醫院了,在我這兒借了點錢批發藥去推銷。他自己騎三輪車,不管多遠多晚都去送貨。他多次給我說,必須趕在7月份回監獄前,準備好你要用的錢。”

    “後來,他很高興說你的事情快要解決了,也安心回了監獄,並叫我不要告訴你他的情況。他回監獄的時候,身體很虛弱了,獄警要我湊錢送他到監獄醫院治療。我把他給你租的房子退了,退回幾千元他預交的租金交了醫療費,他情況好一些後,就轉回監獄了。”

    王玉聽了後,十分震驚,就像當初突然知道黃再萍是網上逃犯一樣,只是心情不同罷了。

    王玉決定去廣東工作,多掙一點錢好還最後欠下的10萬元債務。出發前,她繞道去南昌見到了監獄裏的黃源萍。黃源萍看起來身體狀況好轉一些,雖然很驚訝王玉的看望,但還是十分高興。

    這次,他將前前後後坦然說了出來:“我年輕的時候脾氣暴躁,這也跟甲亢病情緒難控制有關。哥哥從小聰明絕頂,學習成績特別好,能說會道,是我心中的偶像。後來他犯詐騙罪被抓,我接受不了。去看他的時候,他說是某人故意陷害他的。我懷恨在心,後來碰到那人的時候,與他理論,他不但不承認還大罵我,我一氣之下殺了他。後來在監獄服刑我看了很多書,有法律的,有歷史的,開始思考一些問題,關於人的生命意義。”

    “我後悔為了兄弟之情,竟然無視法律和道義,害了一條人命,而我也因此走上悲慘人生。是我心中自私自利的畸形親情害了一條人命,也害了我的人生。”

    然後,黃源萍苦笑了一聲,繼續說道:“保外就醫後,我跟哥哥一起,看到他的所作所為,對他的崇拜開始動搖。去年他又犯詐騙罪被抓後,我終於忍不住問他,第一次真是我殺的那個人陷害的嗎?他竟然說是不想破壞我心目中他的形象,隨便編的謊言,沒想到我那麼當真!竟然把那人給殺了!我終於明白,我哥是一個為了虛榮,貪心和自私,把他的聰明都用在謊言和詭計上。我為有這樣的哥哥感到羞恥!”

    “在荊州,員警告訴我你被我哥騙的事情後,我便一直在暗中跟隨你,怕你一時想不通出什麼意外。”

    王玉已經淚流滿面,哽咽著說:“我不知道怎樣來表達對你的感謝,你救了我和父母三條人命啊!”

    “其實,你不用感謝我,只是我想明白一件事情,而我應該去做的事情。那就是親情也好,友情也好,還是其他什麼感情也好,都要把握好公道正義這條原則,如果偏離軌道,無論你怎樣去付出,結果象我過去那樣害人害己。所以我幫助你,只是彌補我哥的過錯,以此祭奠我和哥的手足之情,也想對我傷害的那條生命表達悔恨。”

    王玉說:“你哥哥這個人我對他沒有一點情份存在了,而你,我願意做你終身的朋友。我將去廣州工作,多掙點錢把剩下的債務還清,另外每個月寄點錢給你,你好好補補身子,控制好病情。節假日,我也會儘量抽時間來監獄看望你!”

    黃再萍曾經有王玉這個癡心的愛人,有黃源萍這個真心的兄弟,可他視感情為索取,不擇手段,自己斬斷情緣,落到了絕情穀;而黃源萍視感情為付出,曾經不講原則,害了一條人命,也害了自己一生。如今他醒悟後,在親情路上回歸道義,救了三條人命。也終身擁有王玉的真誠友情,真是絕處也逢有情穀啊!

    2011年3月15日,王玉來到廣州,憑她英語八級的專業水準,被廣州傳渝進出口貿易公司聘為英語翻譯。她的工資比在重慶打工高出了一大截。她每個月省吃儉用,除去房租、生活費、日用等基本費用外,把剩下的錢都寄回重慶還債,另外也按承諾給黃源萍寄去500元生活費。通過這次磨難,王玉也不再抱一夜致富的妄想,也不奢望通過婚姻來改變自己的命運,她堅定地相信只有依靠自己腳踏實地的勤奮,才能創造幸福美好的明天。王玉上班之餘,重新拿起書本,去報考英語商務談判文憑,不斷提高自己的實力。

    2011年3月28日,黃再萍被南昌市灣裏人民法院一審判處十六年有期徒刑。黃再萍不服,認為合同詐騙罪其中一個要件不成立,獲取的資金並沒有用於個人揮霍或占位己有,而是全部投入公司運營之中,並不構成犯罪。案件已經移交南昌市中院。2012年3月15日,南昌市中院做出最後判決,維持原判。

    2012年4月17日,王玉得到消息,黃源萍身體狀況不好又被送進長城監獄醫院(即江西省監獄局中心醫院)治療。王玉趕緊湊了5000元,給他郵寄了過去。

    此次住院,黃源萍一度心情沮喪,認為幫助王玉、為哥哥和自己贖罪的心願已了,身體又不好,拒絕治療,想一死了之。王玉特意寫信告訴他,當初是他勸說要珍惜生命,所以今天仍記得他的話,在廣州奮鬥。而他,也不能隨意放棄自己,不然,她一定會追隨而去!

    黃源萍看信後,大為震動,特意讓姐姐回復王玉:決定好好服刑,爭取減刑,即使永遠沒有重獲自由那一天,也要好好過今後每一天,珍惜生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