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屆工文獎小說組特別嘉許獎:〈公司裡的大笨鐘〉

    作者:天洛卡(香港)
    第一章 《VICKY & CHESTER》
    早上的辦公室,靜悄悄的,只有那缸風水魚的氣泵仍在發出噪音,好不擾人,真難為魚兒每天都要面對那些噪音。但「子非魚,焉知魚之樂?」魚兒倒覺得那些人類是白癡。整天營役勞碌為只是兩口飯。牠們可幸福多了,飯來張口,人生一大快事。
    我往魚缸內撒了一小撮魚糧,看著魚糧沉底,才欣然走開。與往常一樣,倒垃圾,啟動空調、電腦,查閱電子郵件……其實,這都不屬於我的工作範圍。但不知何解,這些責任都落在我身上去。起初,我真的有點不忿。我可是一名繪圖員呢!但為勢所逼,我又一下子把滿肚子怨氣吞回肚子裡去。習慣了後,發覺這又不是甚麼一回事。
    九時了,擺鐘響了九聲。其他同事呢?KENNETH可能遲了起床;CHESTER可能買早餐去;VICKY可能去了銀行;KO可能塞車……九時十分,先回來的是KENNETH。他仍舊一臉輕佻,吹著口哨,手插褲袋。唯一與往常不一,他的第一句話,不是「早安」:「KO說不要碰CHESTER和VICKY的電腦。」
    「為甚麼?」事不尋常,我心知不妙。
    「他們走了。」KENNETH輕輕的一句話,為我的世界帶來了幾秒鐘的沉默。
    我還想問下去,但知道不宜多問,於是按他的調子,回了句:「哦。」
    到底怎麼一回事?
    「他們走了。」十分鐘後,KO給了我同樣的答案。我呆了,不置可否。KO又把一粒麻辣燒賣送往口裡,沒有瞥我一眼。我簡直氣瘋了。為何只有我一人被蒙在鼓裡?但這一刻始終不宜多話。
    一下子,兩位同事離開了,十樓辦公室的氣氛是異常緊張。除了按滑鼠鍵盤的「啪啪」聲外,大家都默不作聲。若果CHESTER和VICKY還在,氣氛定會好多了。VICKY會大聲朗讀FACEBOOK上的笑話,或是瀏覽YOUTUBE,與大家狂笑一番;CHESTER會無故高唱鄭秀文的流行曲,然後被人用曲別針扔至「重傷」……在工作時間進行這些私人活動,很過分吧!但這不也是大家喜歡聚在一起的原因嗎?
    我隨手拿起一份圖則,瞥了瞥坐在後面的KENNETH和KO,便上十一樓去。這家公司蠻奇怪:老闆分別在十樓和十一樓租了兩個單位:1010和1113。相比之下,1113的氣氛好多了,大家嘻嘻哈哈樂一通。爬了長長的樓梯,打開1113的大門,心舒懷多了。
    如我所料,第一個步近的是LEON:「他們真的走了嗎?」我沒作聲。「那個仆街KO!」LEON開始破口大駡。
    「你還不知這是甚麼一回事?」SIMON問我。我呆了,腦袋一片空白。
    「不也是那個仆街KO!他不知向SUSANNA說了甚麼,竟成功慫恿她把VICKY和CHESTER裁掉!」MATHREW也激動起來:「SUSANNA昨天特意把大家調往外勤,乘虛而入,把他們……」
    我轉頭望了望PATRICK、FAI和KINKI,他們不約而同地回望,用眼神去訴說對KO的不滿。我沉重得說不出話來,隨手把圖則交給一直置身事外的KELVIN,便急步走回1010。
    整天,我的臉都繃緊著,笑不出來。眼巴巴看著要好的同事被裁掉,自己非但無能為力,更要繼續為那狼心狗肺的老闆做牛做馬,內心絕不好受。
    「不要這樣吧!THE SHOW MUST GO ON!」KO安慰我說,向我笑了笑。雖然還未清楚整件事的始末,但我還是白了他一眼。他沒趣的收起了笑容,繼續忙他的。
    真糟糕的心情!請假「示威」好嗎?剛好眼角瞥見IVY的空空如也的座位,我立刻打消了念頭。IVY可是VICKY和CHESTER的「徒弟」呢!若果有人要斬草除根,第一個遭殃的,肯定是IVY。絕不能讓這回事發生!我馬上回復精神,繼續我的工作。
    午飯時間,繁忙的1010暫時回復一片寧靜。外出的外出,吃飯的吃飯,休息的休息,上網的上網。可是,這刻的寧靜,未能使我鬆懈下來。明槍易擋,暗箭難防。雖然我的工作經驗還沒到一年,但這個道理,我還是明白的——尤其是因為我坐在最前的位置,一舉一動都在後方的KO面前無所遁形。
    這天的午飯時間,我決定不登入FACEBOOK聯絡VICKY和CHESTER,以免招惹麻煩。我轉而上YOUTUBE聽音樂,以舒緩緊張的情緒。
    《大笨鐘》——王菀之
    神情動作手勢語調微蕩了晚風 才令細沙輕得太沉重
    甜言蜜語親吻笑臉全捏到手中 才令我的天衣有裂縫
    難道大腦精確敏銳無誤似個鐘 才令美好光陰會停頓
    難道熱吻低了攝氏何度也會懂 才令我要清醒去做夢
    糊塗蟲實在聰明 無知卻快樂地談完段段感情
    從不知他可醜惡得 反得到美景
    談情全敗在精明 能將愛透視又如何合著眼睛
    好醜只因太會辨認 想偷生所以更薄命
    人在夢裡搜索快樂連夢也乍醒 魚在細水玩得更盡情
    糊塗蟲實在聰明 無知卻快樂地談完段段感情
    從不知他可醜惡得 反得到美景
    談情全敗在精明 能將愛透視又如何合著眼睛
    巴不得不會再辨認 這麼想高興更掃興
    我願我蠢更聰明 無知方知天機算盡難敵天命
    白花心思分析處境 抱著仍聽到雪落有聲
    談情敗在精明 連口耳眼鼻亦連成道別背影
    巴不得擁抱當入定 巴不得疏遠當避靜
    寧願笨到只會晝夜循環像個鐘 從未覺得光陰有裂縫
    第二章 《三人會議》
    VICKY :「不要哭吧!我們又不是死了!」
    :「哦。」
    CHESTER :「怎麼了?」
    :「沒。只是有點兒不習慣1010的氣氛。」
    VICKY :「大家靜了很多?」
    :「不。大家都若無其事。」
    VICKY :「那不是一件好事嗎?」
    :「但這反令我更難過。」
    CHESTER :「傻妹!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嘛!」
    :「但我們只相處了九個月而已。」
    CHESTER :「那還嫌少嗎?我們只和IVY相處了一個月而已!」
    VICKY :「IVY有異樣嗎?」
    :「她的工作速度還是很慢。」
    VICKY :「我就是知道。」
    CHESTER :「她真是沒救!」
    :「一個月而已。她會進步的。」
    VICKY :「慢,就是慢。給她九輩子時間,她都是慢。」
    :「那怎麼辦?」
    CHESTER :「別理會她吧!」
    :「哦!」
    :「到底當時的情況怎麼了?」
    CHESTER :「那時沒有1113的人在場,而KENNETH則被遣使往銀行,IVY
    外出工作,只餘下我、VICKY、KO和RAYMOND。」
    :「RAYMOND也在?」
    VICKY :「對。但他似乎老早知道這是甚麼一回事。」
    CHESTER :「SUSANNA和OCEAN喚我們入房仔,神色凝重。然後我就知
    道是時候了。」
    VICKY :「SUSANNA例牌講了很多好似很動聽的開場白。甚麼『你們辛
    苦了!』、『公司也很捨不得你們!』、『好來好去!』……廢話!」
    :「KO和RAYMOND有何反應?」
    VICKY :「你有否留心聽?他們在房仔外!」
    :「是你講得不清楚!」
    CHESTER :「別吵了!我和VICKY離開房仔時,他們暗笑了一下。」
    :「真的?」
    VICKY :「你不信?」
    :「你們之前很要好的!」
    CHESTER :「其實我們不久前鬧翻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VICKY :「KENNETH和IVY可能也是懵然不知的。」
    CHESTER :「你以後要提防KO。」
    VICKY :「那個仆街不是甚麼好傢伙。」
    VICKY :「打從KO入職首日,我就知道他是個仆街!」
    CHESTER :「但我對他的印象挺不錯。」
    :「你們還一起吃早餐呢!」
    CHESTER :「他這個人是很聰明,只是太不擇手段。」
    VICKY :「即是奸。」
    :「一點點。」
    VICKY :「甚麼一點點!簡直大奸大惡!」
    :「別那麼誇張!」
    VICKY :「不是誇張!你這傻妹!」
    CHESTER :「你還是太單純。」
    VICKY :「難聽的說,死了也不知怎麼一回事!」
    CHESTER :「我們就是好例子。」
    :「……」
    VICKY :「不相信?」
    :「只不過……」
    VICKY :「即是不相信!」
    CHESTER :「別唬她。」
    :「我和他,河水不犯井水。」
    CHESTER :「我知你沒野心,但SUSANNA和OCEAN那麼看重你,對他是
    個威脅。」
    :「威脅?」
    CHESTER :「他想攬權。」
    VICKY :「所以趕絕了我們這兩個老臣子。」
    CHESTER :「他不是純粹因為討厭我們而這麼做。」
    :「那麼,RAYMOND呢?」
    CHESTER :「很難講……」
    VICKY :「簡單而言——雙面人。」
    CHESTER :「情況很複雜。他不屬於1010,不屬於1113,也不是管理層——
    他只是個司機。但也是最接近SUSANNA和OCEAN的人。」
    :「明白。但應該沒KO那麼危險吧?」
    VICKY :「但他和KO可能是一夥的。」
    :「不會吧?」
    VICKY :「我知道他們經常通電話,下班後也會一起消遣。」
    :「那麼明顯,還說是『可能』?」
    CHESTER :「因為RAYMOND從沒清楚表明立場。」
    VICKY :「不過他應該挺喜歡你。」
    :「他有老婆的。」
    CHESTER :「傻妹!不是那種喜歡!」
    CHESTER :「你只可信1113的人。」
    VICKY :「除了KELVIN。」
    :「KENNETH和IVY呢?」
    VICKY :「IVY?別寄予厚望。KENNETH……還可以。」
    :「為何?」
    CHESTER :「IVY可能過不了試用期。而KENNETH雖是KO的徒弟,但理
    應未受污染。」
    VICKY :「我也是這麼認為。」
    十二時許,電話掛了。突然,這個夜晚寧靜得恐怖,但大家也不遑多讓。我哭了,為了VICKY和CHESTER的離開,也為了自己的天真和單純。
    根據以往的經驗,朋友都是一去不返的存在物。只要一旦離開了你的生活範圍,他們怎也不再回來了。所以我從小便學會「珍惜眼前人」這個道理,對每個朋友親如手足。但結果都一樣。
    九個月了,從未試過這樣的迷惘。大家都一下子變了。幾乎朝夕相對的人,都陌生起來。
    忽然萌起了辭職的念頭。
    第三章 《OT》
    VICKY和CHESTER的離開,無疑對我是個重大的打擊。但我還是決定留下,因為距離我的底線,還有三分之一的路程。
    九時五分,KENNETH回來了:「早。」我笑著回了句:「早。」KENNETH邊打著呵欠,邊把飯盒放入雪櫃。「帶飯盒?」我好奇。「是的。可以省錢。」他笑著,小孩子似的。
    不久,IVY和KO也回來了。
    「CHESTER生前的職銜是啥?」KO咬著麻辣燒賣問。
    「工程助理。」我的答案簡而清。「招聘新人?」
    「是的。」KO先是呆了呆,然後鬆了一口似的笑了。
    我不知這一個笑容代表啥,但禮貌上也回了一笑。氣氛,似乎沒那麼緊張了。
    這種令人稍為愉快的氣氛,在六時正後立刻消散無聲了——下班了,大家都雞飛狗走。
    「你OT?奇蹟!」KO語帶嘲諷。
    「KELVIN嘛!」我對KO的態度早已習慣,不以為然,自顧自的說下去:「下班前十五分鐘,說要改這改那,還要明天起貨。真氣人!」
    「那麼,一起吧!」他伸了個大懶腰,嘆了口氣。眼角瞥見我那不知怎的奇怪表情,他直截了當的問:「怎麼了?不喜歡我嗎?」
    我小孩子賭氣似的,毫不客氣地別過臉,不理會他。他也沒多話,開了揚聲器,播放王菀之的《大笨鐘》。
    「喜歡這首歌嗎?」他似是不經意的問道。
    「喜歡。」我實在聽得陶醉,但隨即又提高了戒心:「那又如何?」
    「沒。」他頓了頓:「這是個心理測驗。挺準確的。」
    「你試我?」我回頭瞪望他,內心直發毛。
    「想知結果嗎?」他笑了。「若果你只是喜歡那調子,你只是個普通人;若果你只是喜歡那歌詞,你則是一個嚮往簡單的人。」
    「不!你錯了!我只是單純喜歡這首歌而已,為喜歡而喜歡。」我彆扭道。
    「那麼,」他喜孜孜的:「你只是個小孩子而已。」
    給看穿了。
    無話可說。
    我嘗試專心畫圖,但總覺得KO在從後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我若無其事地畫了一筆又一筆,希望能盡快完成手上的工作,回家去。
    從未試過那麼想回家。
    一向很喜歡自由的感覺,對家庭的束縛很討厭。下班後,經常性的向媽說謊:「又要OT了。」然後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閒盪。無意義的。家,只不過是一處睡覺的地方;家人,只不過是房東、陌生的鄰居。在一起的時候,我只有陪笑的份兒。很可笑。我竟能笑得出。笑得眼淚直掉……
    我在KO面前哭了。
    「怎麼了?」他大驚,連忙走過來。
    「沒。」我用沙啞的聲音回應他的虛偽。「你走開。」我知道,在公司內鬧情緒的同事都很惹人厭。我也很討厭這種人。但想不到,我今天都會犯下這種錯誤。
    「先休息一下子吧!」KO拿起我的外套,蓋在我的身上。
    「別裝好心了!」我瘋了似的推開他。「是你趕走VICKY和CHESTER!是你在破壞我的世界!我是真心真意的喜歡你,喜歡大家。幹啥你定要搞破壞?現在,大家都不快樂,你高興了吧!」我一口氣把心中的那番話全吐出來,喘著氣。
    DEAD AIR。
    八時正的鐘聲徐徐響起,掩蓋了我的哭聲。
    「去吃飯吧。」KO繃著臉,道。
    我軟弱地點點頭,收聲。拿起外套,便尾隨他走。
    找到位子,坐下來,各自要了一碗麫和一杯凍檸茶。
    「其實,SUSANNA裁掉VICKY和CHESTER,的確是因為我。我告訴SUSANNA,他們暗地裡搞私幫生意,損害公司利益。但我這麼做,有錯嗎?」KO低頭吮著他的麻辣麫,極力避開我的眼神。「我很現實的。受人錢財,替人消災。」
    「你們不是很要好的嗎?」我開始心軟下來。
    「是,我尤其喜歡CHESTER。但……沒法子。」他把最後一口麫吞掉,一臉滿足。「我知我不討人喜歡,但那並不代表我是壞人。」
    我望望我的湯麫,冷了。
    「再要一碗吧!我作東!」KO的眼神暖和起來。
    「不了。」始終分不清事實何如,我不敢受他的恩惠:「AA制。」
    在返公司的路上,KO給我說了一個故事:「現在的人類,其實是由兩個物種演進而來:動物和植物。由動物演進而來的人類(簡稱『動物人』),性格比較激進、有野心;相反,由植物演進而來的人類(簡稱『植物人』)則比較怕事,喜歡和平。有好一段時間,地球的大部分領土,是由動物人佔據,而植物人則一直啞忍其過分的行為。直至,動物人的世界發生大浩劫,幾近滅亡,情況才得以逆轉:動物人向植物人求助。植物人本性善良,毫不猶豫便利用自己的高科技去施予援手。結果,動物人得救了。未幾,動物人恩將仇報,再次逼害植物人。植物人沒有反擊,反退避三舍。自此,地球成了動物人的天下。可是,植物人並沒有消失,只是潛藏於動物人的世界。
    若果你留心,便會發現植物人:那些毫不引人注意、嚮往簡單生活、沒野心的人。」
    「那麼,我定是植物人。」我自言自語。
    「其實,我也是植物人。」KO笑說。
    「醫院那些嗎?」我白了他一眼。
    第四章 《立場》
    在VICKY和CHESTER離開後、新人來上班前,大家的工作量暴增,天天都忙得不可開交。就在忙得要命之時,那些天殺的電話,亂響一通。
    「你好。」我迅速拿起聽筒。
    「麻煩你,TINOKA。」是個男的,聲音有點兒似曾相識。
    「我是。有甚麼可幫忙?」我心感不妙。
    「我是LEON。」糟糕!
    「怎麼了?玩電話。」我語帶責備。
    「不!我有些認真的問題要問你。」但他又似乎認真得很。
    「問吧。」我作了心理準備迎接挑戰。
    「KO在追求你嗎?」LEON的聲音幾近叫囂。
    「不。」我本能地唸了一個字。
    「你的答案代表了『不是』、『不知道』,還是『不可能』?」他追問。
    話音未落,我把電話掛了。望望四周,應該沒人發現我有異樣吧!我把手按在心房,發現心在噗嗵噗嗵亂跳。這真比見鬼還要恐怖。
    LEON在開玩笑吧!但若果他說的是事實,那又怎麼辦?我不是抗拒KO愛上了我,而是怕1113的人以後會對我有戒心。我倒抽一口氣,冷汗直流。
    「給嚇壞了嗎?」KENNETH在我身邊佯裝喝水休息,輕輕笑問。
    「你聽到?」我尷尬不已。
    「我剛從1113下來。」他的眼神帶點謹慎,從眼角往後瞥了瞥。他向我打個眼色後,便繼續工作去。縱使我們只相識了三個月,但默契卻奇好。他剛才的意思是「KO看著我們,待會兒談。」
    午飯時間完畢前的十分鐘,KO和RAYMOND往後樓梯抽煙去,IVY則戴著耳筒打小盹,雙眼半開半合,一副怪模樣。
    未幾,一張被搓成團的紙條從後飛過來,上面是KENNETH的字跡:「LEON剛才開玩笑而已!」
    「太過分了!」我反傳一句。
    「1113的人知道你們之前一起OT。」
    「SO WHAT!」
    「你不喜歡KO?」
    「是他趕走VICKY和CHESTER!」
    「我知。我和CHESTER通過電話。」
    「你也不喜歡KO?」
    「是的。」
    KO的身影突然在門前出現。我連忙把紙條撕個粉碎,若無其事地繼續上網。抽煙後的KO,尤其精神,笑容滿面,完全察覺不了我和KENNETH的地下活動。
    下班了,大家又習慣性的鷄飛狗走。我亦然。待會兒到哪兒逛?旺角還是九龍灣?當我正準備離開時,KO從後大叫:「TINOKA。」我沒回話,滿面尷尬的快步走。但這不是顯得我有異樣嗎?我慢下腳步,想了想,決定回頭:「怎麼了?」
    「沒。」他的表情挺錯愕,似乎也沒有料到我會折返。「只是KENNETH近來有點兒奇怪。」
    「有嗎?我不大覺得。」我撒謊,佯裝不知道。
    「可以留下陪我嗎?一會兒而已。」他眼珠一轉,問道,卻不是以請求的口吻。
    「不可以。我要回家。」我想起LEON今早的問題。
    「但你真的想回家嗎?」他的眼似是望進我內心深處。
    「怎麼了?」我有氣沒氣的坐下。
    「只是想有人陪陪。」他一臉黯然。
    一片DEAD AIR裡,彌漫著令人窒息的心跳聲。
    很緊張,很迷惘。大家都說他不是好人,但……不會吧!我心目中的KO,只是個孤獨的大笨鐘。他因為孤獨,所以不停的工作。他的生命中,似乎只有工作。他很少提及他的家人。不過,我知道他有一隻黑貓寶寶——他的唯一伴侶。
    「你的貓兒有名字的嗎?」我指了指他身上的一條貓毛。
    「有。就是『我隻貓』。」他的話似是在敷衍我,但我卻無意間見到他嘴角的笑容。
    「無聊!」我也無聊的格格笑了起來。
    「你才無聊!」他乾脆放下筆幹跟我一起笑。「說真的,你跟牠很相像。」
    「我似貓?」這一點,我可從未想過。
    「對!你很有活力,但有時又很笨,跟『我隻貓』一模一樣。」他微微的笑了笑,從銀包拿出了自己和牠的合照。
    「你似乎很喜歡牠。」我喜孜孜的細看相片。
    「是的。」他笑了笑。
    「你的手機有拍照功能嗎?」我忽發奇想。「借我。」然後來了張自拍。
    「幹麼玷污我的手機?」他半開玩笑的話語帶點責備。
    「污你個頭。給『我隻貓』看的。」我命令他似的。
    他有氣沒氣的嘆了口氣。
    第五章 《師徒》
    在公司,唯一得到KO厚待的,就是KENNETH。想來還真有點氣,明明我比KENNETH能幹得多,為何得到重用的是他?不甘心,不忿氣,使我有點兒不喜歡他。但我可對燈火發誓,我從沒半點陷害他的心。
    只是這麼一點點,日積月累,快要成為一片海。
    「KO是否真的在追求你?」LEON邪笑著。
    「八卦!」這是我唯一想到的答案。「幹啥這麼關心?」
    「若是真的,我隨時要叫你作師母。」KENNETH突然從轉角位冒出來。
    面對KO的徒弟,LEON的笑容僵了,但也勉強笑下去,以免尷尬。「再見師母!」LEON大笑一聲,沒趣地離開了。
    我和KENNETH並肩走著。
    「怎麼了?師母。」KENNETH一臉孩子氣。
    「你明知那不是真的。」我有點兒生氣。
    「所以我幫你解圍。」雙手插褲袋的他,滿臉不在乎。
    「看來,1113的人都把你當作KO的心腹。」我分析著局勢。
    「但事實卻不然。」他從眼角打量著我。「他不信任任何人。」
    「連你也是?」我驚訝著。
    「所以我不喜歡他。」他轉頭望向另一處,逃避我的目光。
    「為何告訴我?」我的語調開始變冷。
    「因為我知你信我。」他目無表情。「而且,你也是公司裡,唯一值得我信任的。」
    「唓。」我隨口吐出了一個無意義的音。
    他笑了,似乎明白我的心中所想。
    回到1010,KO仍在專注地鬥地主。KENNETH向我打了個眼色,便回到崗位工作去。我瞥了瞥KO,只覺他可憐。
    工作上,我和KENNETH的職責互不相干,但可能由於年紀相近,我們的默契總是少有的奇高。雖然仍有點兒妒嫉,但不得不承認,我因為得到他的信任而高興著。
    夾在KO和KENNETH師徒倆中間,感覺蠻奇怪。自己好像與他們親密多了,但又要跟他們保持距離,若即若離。至於,該信任誰……我會選擇信任KENNETH。因為KO畢竟已在職場打滾了十年。這麼的老狐狸,始終要提防。
    但若可以話,我還是想跟他做朋友。不知怎地,總覺得KO不會傷害我。他就像一個似有還無的大哥哥,時而會逗你開心,時而會教你流淚,但就是怕你會太接近他。這種人,給了我莫大的距離感。不過,我明白,人與人之間,是需要存在距離。
    這一種教人莫名其妙的距離,可能就是連繫著KO和KENNETH師徒倆的關鍵。若他們太接近,他們之間便産生了一種不應存在的依賴。我對KO,可能就是産生了這一份依賴,致使他有點兒抗拒。也對,我和他非親非故。我不應投放過多的感情。但情感,易放難收。
    「TINOKA,怎麼呆了?」IVY走了過來,一臉關心。
    「沒事。」我頓時清醒過來。
    「又和家人吵架?」IVY的好奇心永沒辦法滿足。
    「甭提了。」除了IVY,任誰也知道KO正在盯著我們。在這情況下,我只能裝作若無其事的問:「你的POWERPOINT完成了嗎?」暗示她快工作去,別讓KO抓著把柄。
    「快了。」可恨,IVY完全沒這個意識,仍慢條斯理的打開一包薯片,理直氣壯的吃起來。「你要吃嗎?」
    「不。謝了。」我嘆了一口氣,想起CHESTER那句——「她真是沒救了!」。
    與KO和KENNETH相比,CHESTER、VICKY和IVY的關係,可能和平得多,但那種「交心」的聯繫卻沒那麼強。望著IVY,總聯想起CHESTER和VICKY。雖然他們都說她沒救了,但我還是想盡力去救她。這有很多原因:她有他們的影子;她是真心待我好的人,我捨不得她;若她走了,KO的茅頭可能會瞄向其他同事,例如KINKI……
    真奇怪。我突然覺得自己除了自己,只有一班對自己若即若離的同事。家人?甭提了。這個所謂的家,只是一個供睡覺的地方。反而,公司的同事親切多了。至少,他們會跟我說話。但那是真話還是假話,我已分不清了。甚至,我連自己想做甚麼,亦已模糊了……
    「你好。」電話響起,我提起聽筒。
    「TINOKA,我是RAYMOND。不要作聲。」對於RAYMOND的聲線,我仍然感到陌生。「你稍後藉故接過IVY手上的工作。SUSANNA很大可能會把她裁掉。」
    「找『KO』嗎?他暫時不在座位。」我向RAYMOND作出暗示。
    「是的。」他道。
    我「啪」的一聲掛了線,急步往後樓梯找KO去。如我所料,那兒只有他一人。他叼著半根香菸,一臉愕然。沒等他開口,我便怒道:「是你在SUSANNA面前中傷IVY的吧!」
    「連你也這麼認為。」他以冷眼回應。
    「那是因為她是他們的徒弟吧!」我把頭垂得更低,不讓KO看見我的表情。
    他沒說話,自顧自地吞雲吐霧。他的理直氣壯,令人誤會犯錯的是我。加上後樓梯的陰暗,使我的心理壓力倍增。
    「我以為你會理解我。」他的表情,我不敢看,也不敢想像。但我注意到,他的確悔意全無。他把煙頭扔到地上,踏了踏,逕自走開。
    「別走!」我情急下扯著他的手:「我真的把你視為朋友……但你真的很恐怖……」
    「是你天真而已。」他用力甩開我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膊,走開了。
    第六章 《辭職》
    自那刻起,我和KO已多日沒交談。覺得KO越來越遙遠,很可怕。每天上班,心是奇異的痛,痛在那份虛假的友誼。也許,不能全怪KO。相信曾幾何時,他也和我一樣被瞞騙、不被信任。現在的他,可能就是未來的我。這麼想,為他也為我自己找到個藉口。我的心,稍為安定了,但仍隱隱作痛。
    麻木了,也想另找寄託,我和1113的人混熟了。但為了避免另一次受傷害,我在某程度上跟他們保持距離。不知這是否一種另類的在意?越要去忘記,偏越會記得起。
    九月一日,KO的生日。許多天前,我已開始為這一日的來臨作準備。每個假日,我都不願靜下來,整天去這逛那,為的就是找到一隻VCD——《老鼠也移民》。還記得KO說過,他想找到這VCD很久。他每次看完都會大哭一場。雖然徒勞無功,但我一直都覺得很值得。
    今天,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見到了。可惜,我已沒買下它的心情。我稍移一步,立即想起KO。他一定會很高興。最後,我還是買下了。拿著VCD,又有點兒後悔了。他明明是敵人,為何要待他好?他把VICKY、CHESTER、IVY害苦了,他還這麼的對我……
    因為我真的把他當作朋友……
    又哭了,愛哭鬼。
    這不是愛哭不愛哭的問題。
    人傷心,自然會掉淚。
    但這些淚可掉得真冤枉。
    為這麼一個人哭,值得嗎?
    值得!是朋友就值得!
    「生日快樂。」我輕輕的道,給他那隻VCD。
    「謝。」他瞥了瞥我。
    我走開了,心是有點兒酸。從他的表情可知,他「喜歡這齣戲」,也是個謊話。他由頭到尾講的都是謊話。是我這麼傻,才會信他的話。不過,這VCD買得好。花十塊錢,便可試出他的真偽。
    整天都神不守舍。想東想西,但就是離不開KO。
    「別那麼沒精打采!一起吃午餐,好嗎?」KENNETH走過來,一臉關心。
    「哦。」我輕輕點頭。
    走在大街上,人來人往。我跟著KENNETH穿梭於人潮中,心頭大石暫時放下了。
    「不要怪我直接。」KENNETH問,沒有回頭:「其實,你是否喜歡了KO?」
    「幹啥問這類怪問題?」我停下腳步,心頭一顫:「你想說啥?」
    「坦白說,我覺得你很蠢。」他用手指托了托眼鏡:「你知道KO已暗地裡害你很多次,為何你仍能若無其事的對他好?」他的語調,冷得似乎可以把他置身事外。
    「我只是當他朋友而已。」我不敢望進KENNETH的眼眸,因為我自知真的很蠢。
    「再多講一句——他已登報請人取代你。」他繼續走,再也沒說話。我倆彷如陌路人。我沒有哭,反而要謝他——他讓我的頭腦澄明多了。
    我沒有吃飯,逕自回到1010去。
    「你還在?」我問KO:「不是在等我吧!」
    「對。」KO仍是笑咪咪的。「很意外吧!」
    我沒回答。
    「沒想到,你是唯一給我送生日禮物的人。」他的目光投在天花上,似是在看著一些看不見的東西。「我辭職了。」
    我驚訝得掩著口:「為甚麼……」
    「理由?你不需要知道。」他的冷笑比平常更酷。
    「我要知道!」我大叫,1010迴響著我的聲音。
    「憑甚麼?」他站起來,走近我。
    「憑……」我開始口齒不清:「你是我餘下的底線……」
    「底線?」他呆了,不明所以。
    「VICKY和CHESTER走後,你就是我唯一的寄託,唯一的底線。你們三人就是我現在的唯一朋友。但他們最後還是離開了,你變成了我的唯一。我知道這麼很傻,但事實的確如此。所以SUSANNA和OCEAN怎麼罵我,也沒關係——因為你還在。但現在連你也要離開,我猜我也不會久留……」
    「傻瓜。」他拋下了一句,便離開了。
    KO的確走得很瀟灑,沒任何牽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