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屆工人文學獎 新詩組推薦獎〈廠車VS生活(組詩)〉全桂榮(中國大陸)

     

    下弦月

    倦怠的枕靠山影

    星光

    樹蔭間躲着迷藏

    美夢趄趔着腳步

    爬上  打着呵欠的大巴

    又蜷縮在

    睡床的座位上

     

     

     

    廠車(一)

     

    豪華的旅遊大巴

    線條流暢、車身清亮

    湖水從車輪升起

    遠處,是世外桃源的仙鄉

    只是

    車上人們

    終點

    與旅遊無關

     

     

     

    註:不少廠車就是用旅遊大巴,也有臨時租用的,有的大巴車身噴了好看的景觀與線條。

     

    廠車(二)

     

    睏倦的絲網  緊裹

    枯萎的人群

    一盤花紅柳綠的沙拉

    撥進

    靜默廠車的肚腹

    廠車滿足的打着飽嗝

    奔向

    主人的巢穴

     

     

     

    廠車(三)

     

    一輛輛長方形移動體

    從沒有,猶豫

    吞嚥了,太多年輕的夢想與激情

    有朝一日

    磨礪粗糙了的生命

    會擦出閃亮的火花

    瞬間,和着以往所有

    燃燒盡淨

     

     

     

    上下班

     

    天氣,又開了次玩笑:

    早晨,朝霞璀璨

    在鳥兒的歡送中登上廠車

    夜晚,卻是

    瓢潑大雨

    迎候在

    廠車停靠的

    十字路旁

     

     

     

    目光

     

    目光,齊刷刷地

    透過車窗

    落在馬路上

    看著

    青春和歲月

    在飛馳的車輪底

    碾成

    絶望與悲傷

     

     

    趕車的女工

     

    飄逸的長髮

    指示清晨的風向

    急促腳步

    召喚起睡鳥啼囀

    廠車停靠在前方

    “不跑就趕不上了。”女孩說

    所有精力所有生活,聚集在

    青春的乳房

     

     

     

    等車(一)

     

    等待,從啟明星瞪開眼眶

    等待,晨霧攔着旭日發酵

    等待,街道穿上蟻群忙碌的新裝

    等待,風的嘴巴送來嘈雜

    等待,幽靈的長方形移動房

    等待,等待,等待……

    一寸寸吞噬掉

    人生與徬徨

     

     

     

    等車(二)

     

    相同的時間

    相同的地點

    相同的人

    親愛的姑娘

    我們天天在這裡“相會”

    只是

    “約會”的過程

    沒有情感的點綴

     

     

     

    等車(三)

     

    我們又穿上深夜的衣裝

    塗著蠟黃的脂粉

    緊裹住燠熱  嚴寒

    等待

    風風火火車輪的挾裹

    奔赴奄奄一息的車間  流水線

    把它們鼓搗得

    地覆  天翻

     

     

     

    流逝

     

    我們踩着四季的鼓點出發

    春天的生機夏季的奔放

    秋天的優雅冬日的持重

    我們披着四季的暮年回家

    春寒夏暑

    秋凍冬殤

    最美好的年華

    季節變幻中,消颯!

     

     

     

    車上青春

     

    青春順滑的光澤,附着

    少女沉睡的黑髮

    月牙兒睫毛,掛滿

    夢裡睏倦的鄉愁

    但願,那一攏凝結的愁緒

    靠在我肩上

    讓廠車,一直往前

    不停、不停、不停……

    附註:

    在蘇州,很多工友工作的地方與住宿地相隔很遠,工友們要去上班都要坐廠車去,在等廠車與在廠車上,工友們往往要花很多時間。如住在珠江南路楓江集宿的工友要去工業園區上班,坐廠車往往要花上四十來分鐘,還不算等車的時間;回來的時候也是如此,如果不能排隊排在前面,往往還要等上半小時左右。工友本來不多的業餘時間相當一部分耗在了廠車上。如有個女孩子在某電子廠上班,上班的時間是早上八點,那麼她早上六點鐘左右就必須得起床了,因為,廠車在六點半出發,她也必須得在七點半前趕到公司(公司要求員工得在七點四十前進入車間);晚上呢,八點鐘下班打卡,能坐上頭一趟車還好,坐不上頭一趟車還得等,那就是八點半到九點的事了,回來就九點多十點了。如果是上夜班,時間就倒了過來。

    可以說,工友們的生命相當一部分浪費在廠車上。

One Responseso far.

  1. […] 梁莉〈存在與時間〉(香港) 推薦獎:全桂榮〈廠車vs生活〉(中國大陸) 李宏志〈流浪的建築工〉(台灣)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