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屆工人文學獎 新詩組推薦獎〈晉升〉 林紀善 (香港)

    「你個頭痕唔痕?駛唔駛大力啲?」

    她的手指純熟地在髮絲裡抓著
    洗出大堆大堆白色的泡沫
    熱熱的水沖走了泡沫
    一滴也沒有滑進客人的頸裡

    她已經不是第一年洗頭
    數數手指已經第三年

    她在髮廊做學徒已經第三年
    洗足三年的頭
    她的手指搓過圓的頭、方的頭、尖的頭、扁的頭
    拿著風筒替各個不同形狀的頭吹過或濃或薄的頭髮

    師傅一直不讓她替客剪頭髮
    總是叫她練、練、練

    她平日返工就是洗頭吹頭,
    放工才拿假人頭來剪、剪、剪

    練了三年
    做夢做了三年

    第一年她想著師傅會讓她剪些簡單的頭
    第二年她想著師傅明年會讓她剪些簡單的頭
    這年她的夢都慌了起來

    到底什麼時候她的手指才會拿起鉸剪
    剪真人的頭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