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屆工人文學獎 報告文學組推薦獎〈學生工〉全桂榮(中國大陸)

    李兵走出新市民服務中心大門,在暖暖的陽光的照射下有些睜不開眼。他看到有一堆人在服務中心外的停車場精神萎靡的排着隊,一個穿著白襯衣、外罩深灰色西裝的中年男子在對他們訓着話。只是明顯的,那一堆人有些不耐煩,不停地東張西望。後面的香樟樹下,橫七豎八的堆放著他們的行李。

     

    “又一群學生被拉過來賣了,唉!”李兵往地面肆無忌憚地吐了口唾沫,朝馬路對面的村子走去,他還沒吃飯呢,雖然已近中午。

     

    “這些學生是不是又得睡在外面呢,服務中心裡不是住不了人了嗎?”李兵嘀咕了一句。不過,這事他可管不了,也不想了,他要去小排檔炒河粉填肚子啦,三塊錢一份!這也許是他在蘇州這邊的最後一頓午飯,他下午要坐火車回老家了,帶著傷殘的手掌。

     

    李兵是陝西人,18歲,中等偏矮的身材,白白淨淨的,有些內向,脾氣很溫和,對人說話從來不敢粗聲大氣的,秀氣的眼睛一笑起來就像兩輪好看的彎月;兩個大酒窩讓他笑起來感覺很親切。他住在這集宿區已經快一年了,他是一年前被學校以實習的名義送到這裡來的,全班三十來人、全校兩百多人都被送到這裡,每人交了六百多塊錢的車費、介紹費。一路上同學們都很興奮,他們來的可是“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江南蘇州呀!但這種興奮逐漸被各種事情沖淡了:核定載客四十多人的臥鋪,竟擠進了九十來人。每張臥鋪要求睡(其實只能坐)兩個人,臥鋪的過道上放些小塑料凳,兩邊過道上也坐十來個人。帶隊的劉老師說這樣能節約成本,不然的話,同學們要交的費用更多。

     

    好不容易熬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到蘇州,同學們透過車窗興奮的看到了蘇州的輪廓,可是小橋流水園林還沒看到丁點影子,立馬就受到司機的訓斥:窗簾不要打開,誰開窗簾誰他媽下車去!

     

    下車後,李兵發現,來到的地方與美好想像中的差距實在有點遠:幾幢很平常的大樓上有“超市”、“網吧”、“KTV”、“XX人力資源公司”等招牌,對面是一個挺破落的農村,還有讓同學們有些誠惶誠恐的工廠廠房。

     

    帶隊的劉老師說長駐蘇州的陳老師已經為他們安排好宿舍,不然他們可能要睡外面呢!雲南某職校就是因為沒有及時和集宿區協調好,他們的學生這兩天就得睡在走廊上。同學們在感到幸運的同時,想像着在春末的夜晚,會不會很冷。

     

    然後,他們昏頭昏腦地聽著老師的安排:拎行李進八人一間、四張上下鋪架子床、三十多平方與學校宿舍類似的集宿房(他們在外面看到的是新市民服務中心,以為裡面會很不錯),去外面的小超市買廉價的床上用品;中午去對面一排用藍色彩鋼板搭建的烏煙瘴氣、美名其曰大排檔的地方吃了簡單的午飯;下午去新市民服務中心的培訓室“培訓”:兩個趾高氣揚的某人力資源派遣公司的人給他們發簡單的試卷讓他們考試,還煞有其事的一一讓同學們說自己對於未來的想法。有兩個特別內向、未滿十六歲的同學被派遣公司的人毫不容情的告知駐地老師,這兩個人不能進廠“實習”。

     

    第二天凌晨六點半,昏睡未醒、連早餐都來不及吃的阿雄和同學們,就在春末還嗖嗖發冷的晨風中,等着接送廠車的到來,去工廠“實習”了。

     

     

     

    這只是全國越來越氾濫的職校學生用工中再普通不過的場景。政府出於國家產業發展及青年技術人才培養的需要,近年來加大了對職校及就讀學生的投入與補貼。這原本是件好事情,但由於各種原因,這一制度慢慢演變為某些人藉此謀利的絶佳手段。職校利用政府對職校、學生的補貼賺得鉢滿盆盈,然後又與東部沿海勞動密集型企業建立聯繫,利用關於學生教學實習與頂崗實習的相關規定,讓職校生去企業裡當廉價勞動力。當然,不是所有的職校都有與企業建立聯繫的渠道的,他們大都得藉靠與當地企業有緊密合作的職業中介或勞務派遣去聯繫。

     

    當這些學生懵裡懵懂的帶著對外面世界及人生未來的美好憧憬來到“實習”的地方時,人生坎坷的荊棘路途已經正式鋪在他們腳下,只是他們大都還在猶豫、徬徨與不敢確定當中。他們來到“實習”的企業之後,有些較有“人性”的企業還會讓“實習生”們有一個緩衝的時間,在頭一個月之內不允許“實習生”加班;有的就直截了當地把“實習生”當做正式工來用,每月有的加班一百多個小時。絶大多數“實習生”忍受不了這樣突然的“苦役”,特別是家裡的獨生子女、在家裡比較得寵的年輕人。

     

    有個學機械專業的年輕人被送到某公司操作沖床後,特地給家裡寫了一封信,說自己上職校花了家裡很多錢,但來到這邊實習,工作的內容不僅跟專業毫不相干,也跟技術沒有什麼關係,因為他中專生能幹,初中生也能做,甚至小學生、只要是正常人都能做。因此,收入也不高,他感到特別傷心,覺得對不起辛辛苦苦在家裡勞作攢錢給他上學的父母(該信草稿現收藏於北京打工文化藝術博物館)。

     

    有個學計算機專業的女孩,兩年制,在學校學了一年時間,理論課上了不少,每週才有一次上機課,一年下來,其實連基礎的辦公軟件都不大會,但第二年就被拉出來“實習”了:到流水線上工作。可怕的是,這樣的實習與正式員工工作沒什麼區別,但她只能每月拿到兩百塊錢的生活費(有的人甚至每月只能拿到五十元);一年一千多元的學費,她還是得照交。不然,學校不發畢業證。

     

    從以上實習生的境況也就可以瞭解職校是多麼的暴利:拿政府對學生的技能培訓補貼,賺取學生的學費、實習費,收取學生來實習公司的高額交通或中介費(有些老師還要求學生每月要給他們交一百元管理費)。有些思想觀念“跟不上”的老師覺得無法接受,像河南某職校駐蘇州的四川籍老師,五十來歲,瘦小、膚色偏黑,鬢毛已經有些許發白,但眼睛卻很精神,他在蘇州不是很“配合”中介(勞務派遣)公司的工作,覺得這是在把學生當廉價的商品出售,但旋即被學校調了回去,另外派了能“配合”工作的老師過來。

     

     

     

    李兵在一個日資電子廠工作了三個月就再也做不下去了,因為日資廠不能坐著,員工除了吃午飯、晚飯總共一小時外,十一小時都得站着。開始的二十來天,李兵的膝蓋每天痛得幾乎都沒法走路,除了上班和睡覺之外,他什麼都不想。以前關於蘇州的園林、蘇州的風景以及人文的憧憬通通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三十來個同學還挺幸運地分到同一個廠,不過大都分到不同的部門和生產線,一個月後,三十來個同學僅剩十來個同學還在那個廠,其他人有的去了廣東、浙江、北京等地;有的出了廠,去蘇州其他據說較好的工廠了;三個月後,就只有三個同學還在那個日資廠了。其實,日資廠在蘇州來說,雖然比不上歐美企業,甚至有的不如韓資廠,但卻大都比台資廠、國內民營企業要好一些。在蘇州的打工者裡流傳着這麼一句順口溜:死明X(有些版本是“死達X”),爛華X,打死不進金萊X。明X、達X、華X就是台資廠,金萊X算是國內民營企業,但老闆實則是當地人移民美國後又回來的美名其曰“歸國華僑”,在蘇州打工者裡最臭名昭著。

     

    日資廠的上班時間是八點到八點,上四休二。但如果是白班,李兵得五點五十起床洗漱、吃早餐,六點半準時到服務中心的大門外等接送的廠車(蘇州大部分工廠的生產車間與宿舍、工人生活區是離得很遠的),在廠車上坐四十來分鐘到工廠,略為準備後七點四十分員工集中開早會,十分鐘後穿防靜電服進車間流水線;晚上八點下班如果能搶得上頭一輛廠車,他能順利在九點前回到服務中心,但有時幾百上千、甚至幾千人同時下班,每輛運載量只有四十五到五十一人的廠車怎麼可能能馬上出發呢?往往到服務中心的時候已經九點多十點。好吧,洗漱好後不馬上睡覺,明天凌晨五六點鐘就很可能爬不起來。

     

    而所謂的“上四休二”(上四天、休息兩天),也讓他天天昏昏沉沉,老是睡不醒似的。頭兩天上白班,晚上還比較好睡,可剛剛適應他就得轉成夜班了,白天壓根兒睡不好;還沒適應,兩天後他又得倒成白班了。休息的兩天,其實也僅僅是能讓他補個好覺。如週一、週二上白班,週三的白天只是為了週三晚上的夜班而休息;週三、週四上夜班,週五、週六休息,但實質上週五的白天得補週四夜班的覺,週六夜晚得為了週日的白班而準備,工人實際在“上四休二”的工作制度下每週只有一天的休息時間,但卻沒有週末的雙倍工資,同時在不斷的白班、夜班的倒騰下生理機能紊亂、難以有穩定的休息。

     

    李兵在日資廠做了三個多月準備出廠,陳老師威脅說如果他出廠的話,他的畢業證就拿不到。李兵現在才不在乎什麼畢業證,這樣的畢業證還有什麼作用呢?在每個大街小巷的中介或派遣公司那裡隨便花十五塊錢就可以辦個假的,只有SB才會還受制於畢業證。他很想當着陳老師的面罵他一頓:媽的,老子在受罪的時候你他媽的跑到哪去了?除了想賺老子的錢外,學校還安的什麼心?

     

    很不幸的是,正當李兵準備不幹時,他操作的打孔機洞穿了他的手掌,把他的掌骨打斷了一根,在骨科醫院做了手術、休養了幾個月。李兵的父母和親戚也特地從老家來蘇州為他討賠償,開始他們還幻想著公司能賠個幾十萬:他們的孩子才18歲吶,人生路還那麼長,以後還得工作、娶妻生子、養家餬口,掌骨雖然接上了,可掌骨上的食指卻再也不能用勁了。

     

    公司壓根兒不理會他們,拿出職校、公司、人力資源公司、李兵籤訂的實習協議,說按法律的規定、操作去辦,事情悉數交由人力資源公司處理。

     

    他們也諮詢了律師,按民事賠償責任流程操作,去司法鑒定所鑒定傷殘等級,但司法鑒定的難度要遠高於工傷鑒定。司法鑒定所的專家明確說,李兵的情況按工傷等級完全可以評得上九級,在蘇州可以賠償十多萬,但司法鑒定卻評不上級別的。

     

    目前國內,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實習生在實習過程中受傷可以認定為工傷,少部分省市有法律規章規定實習生在工作中受傷,是可以認定為工傷的,但大部分地區都沒有這樣的規定。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在關於實習生因工受傷方面,有這樣的“審查經驗”:“實習生因工受傷,如果其從事的勞動已經成為用人單位用工的組成部分,其與其他工人對用人單位的貢獻已經基本沒有多大的區別時……應當由用人單位承擔工傷補償責任……”,但是,這不是法律,也不是政府規範性文件,律師拿出這條去與勞動局談判,勞動局工傷科的人明確表示,他們遵守的是國務院公佈的《工傷保險條例》,而不是地方規章、操作規範。

     

    結果可想而知:最後李兵與公司協商賠償兩萬多塊錢。

     

    18歲的年齡、一隻傷殘的右手、兩萬多塊錢,在蘇州這邊僅相當於兩平方的房價,在陝西老家縣城,也僅相當於十來個平方。也許想到這樣的傷痛將伴隨着一生,李兵的酒窩萎縮、不再輕易出現了,與人交往比以前更加沒有自信,右手總是有意無意地藏掖在衣襟下或背在腰後,白淨的臉也鮮有笑容了。

     

     

     

    企業樂於用學生工,一方面企業可以降低成本。企業可以不用給學生工繳納社保,有些學生工只能拿到五十到幾百塊錢的生活補貼,這其中的貓膩就只有企業、企業人事部、中介/派遣公司、學校、學校帶隊老師清楚了;第二方面,容易管理。學生工大都從偏遠的中西部招聘過來,這些學生大都只有十六七歲甚至更小,這樣年齡的孩子在外面還是比較老實、聽話的,有些企業更是強調學生要以女生為主,在金融危機還沒過去的09年初,有個公司甚至要求男女學生的比例為1:15(即1個男生得配15個女生),因為女生相對於男生當然更溫順些。很多學校和企業、派遣公司有緊密的合作,也知道將來他們的學生會去哪裡,所以給學生教的課程裡面很多都是如何遵守“企業文化”,如何做一個好員工這樣的課程。這樣的學生放在虎狼一樣的管理人員面前,簡直比綿羊還易於管理,而如果是成年、在外面打工多年的人,管理人員那一套“企業文化”的管理方式就不那麼容易被買賬了;第三方面,學生工正值最青春年少的階段,可塑性、學習能力都特別強,進廠後容易上手,動作想要多快就有多快,這對於流水線作業(特別是電子廠)是非常有利的;第四方面,學生工有的是企業與學校簽訂實習協議,但更多的是通過勞務派遣公司或者用工企業所在地勞動局下屬的人力資源公司簽訂實習協議,發生勞務方面的糾紛,用工企業並不需要多大麻煩,一切皆可由派遣公司或人力資源公司搞定,這些公司當然也有很大的利潤所得。所以,有些勞動密集型代工企業和勞務派遣公司對外自豪的宣稱與幾百上千家職業學校有緊密的合作關係,這向外界表明:他們是有足夠的廉價勞動力的,你們儘管下訂單吧!

     

    新市民服務中心成了每年春夏季全國各地學生工來實習的基地之一,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有來自全國十幾個省份幾十所職校的學生“光臨”,以11年四月到五月為例,一個月時間內就有全國十來個省份十六所學校的學生來“實習”,直到能容納近七千人的宿舍塞滿為止,學校送來的學生工還源源不斷的從全國各地被輸送過來,很多學生只能在過道、走廊下裹着簡單的被縟臨時住宿。

     

    有一次跟幾個都是或曾是學生工的朋友閒聊,三個還沒進廠但快要進廠的同學很是志氣高昂,認為人不能沒有理想,但理想的實現肯定經過很多拚搏與奮鬥,他們認為他們的理想肯定是能夠實現的;而實習了五六天的兩個女同學,一開口就很氣憤,像是受了很大的屈辱,說工廠的管理人員為什麼那麼凶,工廠除了工作累之外,還老是受管理人員的訓斥;有個已經工作一年的曾經是學生工的女孩子則還沒說話,淚水已經在眼眶裡打轉(有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的感覺),似乎太多的委屈、感慨讓她無從訴說,她的“理想”已經很實在了:如果能多攢點錢,她還是想再學些實用的技術,或者去做專業的技術人員,或者有合適的機會,能去做些小生意;在外漂蕩了好幾年的曾經的男學生工不再輕談“理想”,他現在只想著如何能多攢點錢,為未來的成家多打下經濟基礎。

     

    如果說以前中國的對外出口經濟途徑,其中的手段之一是依靠剝奪廣大從農村到城市尋找工作機會的打工者,但隨着中國“人口紅利”的逐步減小,第一代、第二代打工者的老去,國內外資本對於上兩代打工者已經沒有多少胃口,中國對外出口加工型經濟的幽靈早已穿著各種美麗的衣裝瞄上了年輕的職校生。而且,當世界上的電子信息、汽車等產品更新換代越來越快、越來越人性化的時候,對職校生的需求與剝奪勢必更大。

     

    不過,隨着富士康跳樓、本田罷工、貴州國防學校維權等事件的發生,可以看到,年輕的職校生們被矇蔽的心靈已經越來越清醒、明亮,我們也有理由相信,這一條灰色產業鏈的邪惡面目將越來越為人們所瞭解,併進而為著年輕學生們的未來、民族的未來、國家的未來把這一產業鏈洗刷乾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