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屆工文獎小說組建議主題獎:〈我也是工人?--又一個出台〉

    作者:李俊偉(香港)
    這是一個一月的某個星期四,寒冷的晚上,十時半。
    KK把電話蓋好,喝一啖水,把家裡的門關上後,就走上大街。天是黑,昏黃的街燈照著灰色的落閘,風吹臉是刺凍,七旬白髮正拉著木頭喘氣。急步前行,走過橫街窄巷,差點被放在路旁的垃圾絆倒。士多老板想跟他打一個招呼,他聽不到?想低著頭,眼又向上望,用雙腳就能走到繁華鬧市,車頭燈、交通燈、店舖照光和浪費的燈快刺穿眼。
    KK深呼吸。到了地下鐵,踏進了車廂。總算幸運,看看手錶,趕得上,也趕得來。
    如此天氣,誰不想在自己的被窩中取暖呢?寂寞的人需要溫暖,也許就算開著暖氣也幫不上大忙,幸好世界上還有KK這種隨傳隨到的人。
    今天只吃了一個下午茶餐,在舊區的茶餐廳。但求那粒偉哥在適當的時候發揮適當的效用,萬一好像某一次,真的是誰和誰也無奈。那天是大時節,跟朋友食過一頓蠻豐富的晚飯後,原本就想放假。他的來電令他成了客人,最終,見了面,幹過不快的活後,他連電話號碼也沒有留給他。偉哥來到的時候,KK已經回到家中,惟有和男朋友普世歡騰。
    「下一站,尖沙咀,the next station is……」
    客人有好有壞,不知道今天的際遇如何?劉德華是KK最討厭的人,那句「今時今日咁既服務態度點得o架?」成為了恨人的精髓。
    KK自知體型不算搶眼,樣貌不是最別緻。以他的姿色也是合胃口,也主流地合眼緣。如果比他體型更搶眼半點,樣貌更別緻半點,已經有資格當一名歪星。KK每次也會用盡招數去善待客人的需要。那次,KK想起也真夠愉快,聽起來,客人的要求真少,只要KK跪在地上、雙手被拷著和分開雙腿。初初的二十分鐘,KK還是盡力,他說他想休息,他卻說他很快完事,再過多十分鐘,他說他想休息,他惡起來就如此:今時今日咁既服務態度點得o架?KK當然不甘示弱,笑裡藏刀道:老闆,你會加多少錢想我繼續?想我繼續還要看我的心情啊﹗
    劉德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賤人。泯滅人性,坐擁千萬身家,賺粉絲的錢,奴粉絲的役。所有服務性行業的人都應該抵制他。
    金鐘地鐘站,KK出了閘,截上了的士。KK嘲諷地想,裝年青又或者裝放洋回來,是較為值錢的,我應該是在金鐘港鐵站下車。
    「干德道5號,謝﹗」
    「我不熟路,去到再要開閘或是上山嗎?」的士司機反問。
    「我也不知道,到時一齊再找吧﹗」
    KK覺得的士司機在觀察他,又好像他自己在疑心生暗鬼,反正有一隻色中饑鬼正等著我。KK的衣著當然不夠光鮮未及半山氣派,但也不會像乘的士往半山爆竊吧?
    咪錶為何跳得那麼快?跳吧跳吧,起錶已經是半支潤滑劑的價錢。再跳吧跳吧跳吧,又三個安全套,腦中的血液正繁忙想著那山旯旮的地址。
    KK其實最喜歡去公屋工作,因為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通常客人都會跟家人同住,在有限的時間引爆最火熱的服務,還有那一種想與你分享的眼神,也會令KK更興奮,興奮當然是工作上最佳的元素。公屋客很少給貼士,卻會道出一句半句互相體諒的說話,KK都會在最後給予一個最熱烈的擁抱。
    下車後,KK心裡一陣寒,原來是一陣風。多麼多麼多麼高貴的地段派頭何不裝多兩支照明燈呢?左觀右看,KK開始擔心究竟那裡有沒有七座2樓前座。
    公屋就是數字,屋苑就是數字加英文,那個地址就是最令KK擔心。場景倒也十分熟悉。上次的男人振振有辭誠意有加再三確認,來電有顯示,樓下密碼也一併給了KK,心軟下來就依著指示,拿著地址,湊了一百六十多塊的士趕過去。按了門鐘,打開門居然是一家大細,KK也果夠經驗,說句不好意思就問四樓是指中國四樓,還是阿拉伯3樓再瞞騙過去。
    滿以為,遇上第一次就是自己笨,第二次就是很很笨。當然,電話卡誰也能在便利店買,平價電話滿街也是,我袋子裡就裝了這個配搭。誰玩弄我,我想理也無法理。KK但求玩弄的是同行,可以趁著KK跑在街頭的兩大個小時掙多點錢,如果是世界上的無聊人,他們會捉弄送外賣的人和上門修理的人嗎?KK衷心祝願他們在被放入火葬場,才發現仍然在生地發現棺木已釘好。
    KK再左望右望,但求有一個抽煙位就夠了。究竟,有-沒-有-這-個-地-址?一步一步地找,又開始胡思亂想。童顏巨乳手執地圖集追趕皇后大道東的最東邊;可愛男生用手機上網在巴士找尋目的地,草根鬍子拿著一張爛紙東張西望在銅鑼灣鬧市尋找酒店,時尚北仔正在太古城指手劃腳地問路。KK想到這裡,心情突然定下來。作為一份子,找個地址都經不起考驗怎麼跟他們拚過?
    2樓前座……再一次按門鐘……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每天工作之後,KK回到家裡,拿起男朋友的錢包掘出他的八達通放進自己的錢包裡,然後,把口袋的錢分一半,把一張剛剛「進了貢」的八達通,放在床頭櫃的同一位置。深怕男朋友沒有明早上班的車費、煙錢和為世所迫無聊極點卻又是在職場中不能缺少的嘻哈費。KK吻得男朋友半醒,然後鑽進二人的被窩當中。
    被窩中的男朋友,在大型快餐店當個廚務助理,月入六千五蚊,還未扣除強積金,明早零六四五上班。正在被窩中給予他溫暖的他,KK相信,被窩中的會願意在分享;而有些只看到自已努力的人,從來不會分享。
    這舊城的一個二百呎套房,就是兩個工人的小天地。休息過後,再找機會擴大這個天地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