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屆工文獎散文組特別嘉許獎:〈我是個清潔阿嬸〉

    作者:李嘉慧

    我從來沒有看低自己。

    我是個清潔阿嬸,又如何? 清潔是我的責任,我不覺得是問題。我不做,那人做? 沒有我,你有今天嗎?

    請問你可有聽說過,盡忠職守是錯嗎? 沒有吧! 你會覺得不合情理吧! 對不起,我告訴你: 是有的。我經歷過。真好笑。

    那天,我正在私人會所的女洗手間內,地拖在我手,準備金筆一揮, 清潔地板。突然,一隻腳就在我的地拖下……

    「你做咩? 你盲! 做咩我面子拖地呀! 做咩我面前拖地呀!

    小姐,我不是聾,我聽到。不用重覆兩次。我心想:「究竟是誰盲呀? 大大個黃色指示牌竟然看不到!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我特地說了三次。

    「隻眼生! ? 成個地拖叉過來!

    我叉過來? 是你的腳叉過來才是呀! 外表斯斯文文,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相信她是有學識的人,竟然用字比我這個阿嬸更粗鄙! 一連幾次話我盲,好狠毒!

    「有沒有帶隻眼做野!」她說得不夠嗎?還要說! 我忍不住在心中斥責:「你有沒有帶眼走路才是呀! 一隻腳踏過來! 你的眼睛去了那兒?

    「好對不起! 小姐。」按住良心,好辛苦。辛苦過叫我清潔十萬個廁所。明明是你錯呀! 我是阿嬸,要忍氣吞聲。

    「阻鬼住哂!」最後還要對我說一句,哎。

    清潔完,看看時鐘,可以吃飯。二十分鐘,要好好把握。

    走出門口不久,有人大叫:「喂!

    是叫我嗎?

    「喂! 你撞聾! 你想被人炒呀! 你當我咩呀?

    我好想問她:「你當我甚麼?」叫我阿嬸都好呀! 一個喂字,我真的不知道呀!

    「不好意思,甚麼事?」食飯都這樣辛苦,我又會遇到甚麼事情呢?

    「抹手紙無哂,做咩唔換?

    「我剛剛換了一個新的!」我大吃一驚。

    「你想說我無中生有呀!

    「不是……好的,我馬上再換一個。」

    走進去,真的沒有。真奇怪! 我明明就是換了一個新的。

    「哎呀!」是那女子的聲音。我轉身一望,我完全明白了。

    那女子偷了那抹手紙,放在袋中。因為她不小心,弄跌了。

    「你望咩呀! 話你知呀,我是住客,比了管理費,我可以取! 你份工都是我出糧,你先有得做!

    你做賊呀! 又話我。

    「換啦! 仲望!」她說。

    我只是覺得可惜,她比我更低。

    終於可以吃飯。只有十分鐘。

    快點吃吧! 還要吃多一點。還有五小時的工作!

    一天八小時,二十分鐘吃飯。月薪四千多元。天天如是。

    但我,仍是做下去。

    這是,工人的堅持。我有骨氣。我不低頭。

    這樣辛苦,為了甚麼? 不是為了生活,而是為了我的骨氣。我不願做社會上無用的人。

    社會已經沒用了,我怎可以也沒用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