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屆工文獎散文組冠軍:〈五月一日的那一天〉

    作者:岑文勁(香港)
    你是一名工人嗎?五月一日的那一天,你很想在這個工人的節日裡,悠閑地坐在家裡怡然地享受天倫之樂,或到戶外邀請三五好友盡情玩樂,但不能!五月一日那一天,你坐不住了,你更無心去玩樂。
    五月一日那一天,我們上街去!我們拿著揚聲器,和眾志成城的隊伍在大聲渲洩我們做工人的不滿,去大聲吶喊我們做工人的價值何在!我們每天營營役役,打工仔卻永沒有出頭之日。我們舉起橫額,要僱主或政府正視我們打工仔的訴求。五月一日那一天,我們上街去。我們為最低工資要立法、要爭取最低工資33元、我們要為「辛苦窮」的魔咒、我們要為無良的僱主、我們要為打工仔有個安穩的飯碗、我們要為我們應有的權益……——上街去!
      五月一日的那一天
      國際勞動節的那一天
      我們上街去
    春寒料峭,霪雨霏霏,橙色的街燈照著你灰朦朦的背影,晨曦還未露出一絲曙光,你迎著寒風冷雨,沙沙地掃著馬路兩旁飄落的樹葉,掃著隨風飛舞的報紙、塑膠瓶。路人轉身拐過馬路上一堆堆稀巴爛的狗屎,你從從容容將狗屎倒進狗屎桶,無聲無息,大都市的美容師,你當之無愧。
    你是一名清潔工人嗎?你有想過你的日薪、月薪與你繁重的勞動相符嗎?為最低工資立法,清潔工人也要買強積金,清潔工人也要買醫療保險,你都知道嗎?有誰能幫你,你的辛勞是否得到應有的酬勞?——是街工?是工聯會?職工盟?還是政府?
    你又記起某大廈的電梯跌死了六個清潔工。你是一個戴著口罩正在清理漫天塵土的地盤清潔工?安全意識常常說卻總出現隱患。肺積麈的職業病應如何治療?五月一日的那一天,你有想過為爭取清潔工人應有的權益——上街去嗎?
    五月一日的那一天
    我們上街去
    我們是清潔工人
    為爭取我們的勞動價值
    我們上街去
    我們振臂
    我們吶喊
    夏日炎炎,酷暑下火燙的熱辣辣像要蒸乾滿身的汗水。你是一名地盤工人嗎?在高高的竹排中斜掛著一個古銅色臉孔的身影。有人在竹排中一失足墮下,一跌就爬不起來。鋼筋冒出熱浪,木板欲要燃燒,一層又一層脫了皮的手指在紮鐵,紮啊紮,四十多度的高溫,滾燙的安全帽下頭髮像要點燃。有人暈倒在工地裡,白車呼呼地開來。
    你是一名地盤工人嗎?墮地的慶幸不是自己,中暑的甦醒後繼續投入火燙的工作。「手停口停」,紮鐵是紮穩一家的經濟支柱,今非昔比了,香港的建築行業日漸凋零,只有零散的建築地盤,許多大廈的預製件都在內地生產;連接內地的鐵路快線擾擾攘攘還未動工。昨天的日薪一千六百,今日的日薪八百六十,明天的日薪怎去讀?颱風襲港,一日風三日雨,有時暴雨連月,地盤停,工就停,少一天工作就憂心一天的開支。你是一名地盤工人嗎?工傷保險你知道幾多?政府的基建項目你又了解多少?港珠澳大橋何時動工?地盤工人的日薪為何一年比一年萎縮?…──這些你都知道嗎?有誰能幫你,你的辛勞是否得到應有的酬勞?──去找梁耀忠?去找李卓人?去找王國興?還是去政府勞工處網站翻閱?
    五月一日的那一天
    我們上街去
    我們是地盤工人
    為爭取我們勞動的價值
    我們上街去
    我們振臂
    我們吶喊
    天高雲淡,秋高氣爽,但香港的空氣污染日漸嚴重。中午的鬧市街道車水馬龍,行人如鯽,隆隆的汽車過後便是滾滾的廢氣在排泄,有的途人在掩鼻,有的加快了腳步,有的戴著防毒面具。那個赤膊騎著單車,一輛單車載著四罐石油氣,在馬路邊險象環生飛馳的,不管甚麼廢氣和密集車流的,就是你嗎?──送貨的工人?!看,路邊正在扛起四包麵粉的阿叔,或許就是你。你是一個送貨工人嗎?!你日捱夜捱,唱著:「鬼叫你窮,捱世界,鬼叫你窮,頂硬上!」你付出的勞動會得到應有的薪酬嗎?或許你是剛剛加入跟車送貨的行業,在這個金融海嘯的大環境下,除了送貨,你還有甚麼工作可以選擇?或許你是一名工廠的工人,因為老細吞併了倒閉的小企業,在這個金融海嘯的陰霾下,你還不停的加班加班。你加班有加班補貼嗎?你是一名工廠工人,有想過你付出的勞動與報酬相符嗎?為甚麼工廠裡有這麼多的不公平現象。你在工廠裡工作氣喘如牛,但有的老細親屬如車間金魚般在工廠裡游來游去。你感嘆工人何價?你慨嘆社會不公,或許你是一名倉務員或者你是一名工廠雜工,假如你是愛好文學的,你或許會看過曾做過雜工的陳昌敏的詩集<<雜工手記>>。
    詩集中有一首〈我們必得平反〉,作為一名工廠工人,工人的苦與樂,你和我便感同身受。此詩抄錄如下:
    我們的工作
    一樣需要
    巨大的臂力和體力
    為甚麼被人家看扁
    被社會冷落?
    在人類歷史的大潮流裡
    我們必得平反
    你是一名工廠的倉務員?雜工?工人首先是一頭牛,一頭任勞任怨,任主管吆喝的耕牛。你為了兩餐只能忍氣吞聲,時時在主管背後高唱:「鬼叫你窮,捱世界,鬼叫你窮,頂硬上!」但你不能是一頭人到中年的弱牛,不能是一頭有氣無力的老牛,不能是一頭涉世未深的不懂捱苦的牛仔。你出賣了牛力,你沒力氣維持這份牛工,老細便會很現實地炒了你,而你想做下去也莫奈何。打牛工的工人,你有想過加班而僱主不給你補水(加班費)嗎?你有想過找勞工處諮詢嗎?工場裡的幫工,你是否有買強積金?你是否有買勞工保險?或許你可以去找街工?!找職工盟?!找工聯會?!不管是甚麼黨派團體,只要是為工人出頭,我們就投他們一票。不管是甚麼組織或個人,只要為工人的權益著想,我們就投靠他們。
    五月一日的那一天
    我們上街去
    我們是工廠的工人
    為爭取我們的勞動價值
    我們上街去
    我們振臂
    我們吶喊
    「工」字有出頭之日嗎?營營役役、懵懵懂懂又一天打牛工的打工仔,你的價值何在?「鬼叫你窮,捱世界,鬼叫你窮,頂硬上!」這首歌永遠唱下去,打工仔都沒有出頭之日?!香港經過無數香港人的勤勞、奮鬥才有今天這個美麗的國際大都會、才有這個名聞世界的金融中心、「亞洲四小龍」的美譽,作為工人的難道沒有我們為這個城市付出的功勞?!香港經過無數的風風雨雨,總會挺過來,無論是九七期間的憂慮,金融風暴的摧折,沙士時的肆虐,不都是一步步挺過來嗎?!現在的金融海嘯又洶湧全球,香港企業倒閉潮不斷,百業蕭條,鋪天蓋地的失業大軍,失業工人首當其中。誰帶領我們工人一步步走下去?一步步捱過這個艱難時期?五月一日的那一天,你還可以猶豫嗎?五月一日工人節的那一天,我們上街去!
    作為一名工人,只求「一宿三餐」的基本生活權利的工人,只為向有關的僱主或政府去表達一個不滿現狀的訊息,只為爭取打工仔作為工人應有的勞動價值,應有的勞動報酬。──五月一日的那一天,你還可以猶豫嗎?去找街工梁耀忠!找職工盟李卓人!找工聯會王國興!找幫我們工人出頭的組織或黨派,無論是社民連、民建聯、民主黨,只要是為我們工人著想的,我們就投靠他們。五月一日的那一天,我們上街去!
    五月一日的那一天
    在工人節的那一天
    我們肩并肩、手拉手
    我們上街去
    去振臂我們的心聲
    去高呼我們的權益
    去高舉不滿的橫額
    去吶喊不公的待遇
    五月一日的那一天
    在工人節的那一天
    我們有組織守秩序
    我們喊著同一的聲音
    我們上街去
    我們抬著紙紮的飯碗
    要將沒飯開的碗打破
    我們拉著失業的氫氣球
    要將沒工開的失望放飛
    我們扛著說謊者的假面具
    要將他們的假面具戳穿
    我們高呼要政府關注
    關注我們的訴求
    我們高呼要老細正視
    正視我們的權益
    跟車送貨的工人、工廠的長工幫工
    送石油氣的、清潔掃地的、…
    五月一日的那一天
    工人節的那一天
    我們上街去
    我們一個跟著一個
    去振臂
    去吶喊
    ──只為爭取工人的勞動價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