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拍我的草根電影 基層拍出社區情(2013年7月24日,明報)

    我拍我的草根電影基層拍出社區情 文章日期:2013年7月24日

    【明報專訊】基層掙扎求存的生活真像往往是導演們關注的主題,影片時而質淡平白,時而糾結酸楚,勝在充滿濃厚的地氣人味。然而,人道關懷的電影大多待在藝術影院中,成為中上階級觀看草根的窗口,而鏡頭下的主角——基層大眾,卻未能進入那超然精煉的電影世界,感知那陣心靈的震撼。然而,光影的偉大與廣闊,絕不為少數人敞開:不管身分高低,都有權述說自己的故事。

    由「影意志」與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香港故事館民間學堂和工人文學獎三個扎根地區的組織合辦的「草根電影拍攝計劃」,自今年四月展開歷時十個星期的電影工作坊,由三名獨立電影導演陳浩倫、林森和盧鎮業擔任導師,教導街坊學員用電影的視覺重構生活。陳浩倫說,希望這個計劃「能令人們一同說話,一起表達一個信息,而不是我們(導演)去關心這個社會或這些人的生存狀態。不止是拍攝他們,剪接他們的話,不是拍我自己的作品,而是一起由零開始去做,只有他們才能講述他們的生活」。把述說故事的主導權交回基層手中。「如果說文化可以共享,就是把自己有的知識分享給他們。」盧鎮業說。

     

    TVB以外的畫面經驗

    陳浩倫認為,街坊對世界已有一套固定的看法,導師要做的,是從藝術或畫面上帶給學員刺激,例如讓平日看慣TVB電視劇的主婦觀看別國的經典片,例如大島渚的《日本的夜與霧》,學習用畫面說故事,「她們的人生閱歷很豐富,但不知道怎樣說,我就教她們說出來」。學員蓮弟猶記得那些「一分鐘練習」,拿着相機,走到街頭,尋找觸動的片刻,「我們要學懂,不需要文字,只是一個鏡頭已經可以交代」。由一分鐘練習開始,再經過構思編劇、製作演出,三個自草根而生的故事慢慢成形放花。

    ◆《稻草人》 保安起舞 愛回家

    《稻草人》講述一個保安與母親的故事,導師林森說:「基層面對最大的問題是,長時間的工作犧牲了他們跟家人的相處時間,很難維持親密關係。」一天十二小時的日夜顛倒,在窄小空間沉寂度日,與世界疏離,就是香港數以萬計保安的生活主調。當過保安、飾演男主角的強哥說,拍電影令他關注到身邊人的苦處:「我細佬做地盤,做得很辛苦,以前的保安同事都很累,長期坐在更亭,事無大小也要兼顧,好多壓力。」每天放工,頹然回家吃睡,再沒心力參與家人的生命,「有時想到,都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而生存,為份工還是為什麼呢?這套電影令我開始發掘,回想小時候母親如何愛護我,令我也多點愛護我的大哥、細佬,想想大家小時候的片段,那種親情令我有一種愛,或勇氣,重新面對自己的生活」。

     

    「田上跳舞,好奔放、好舒服」

    重新發現的,還有身體。故事結尾,保安與母親一起學習共生舞,從肢體擺動中開放困窘的心靈。「在田上跳舞,好奔放、好舒服,我自己的身體都是僵硬的,跳舞時,發覺有情緒釋放出來。」如此,雄赳赳漢子就在田野起舞。林森說:「整個故事很實在、有機地生長出來,是參與者對故事有感覺而貢獻出來的。影片未放映,但意義除了作品,還有製作的整個過程中經驗了很多人與人的溝通,不是金錢至上的合作投放。」

    ◆《我城我地》 邂逅灣仔靈魂

    由一班年輕人製作的《我城我地》,以藍屋為基地,聚合灣仔社區的鮮活人事,導演之一的阿源說:「這個故事會生長,是因為它有好多真實的故事、真實的人物去滋潤。」幾十年經驗的老木匠,有「鞋王」之稱的小販,還有地區老店、二手店等,由這些生活小塊拼湊出一個質樸而直指人心的故事。盧鎮業形容,製作途中不斷有新的人與事加入,故事一如生命體逐漸長成。

     

    一齣逐漸長成的電影

    電影紛陳了灣仔的縱橫景致,也令參與製作的灣仔街坊,共度了一次社區精神的洗禮,Kannie說:「在這個急促發展的社區,很多事、很多關係,不斷散失。拍攝過程中,大家可以重整或拾回以前的一些生活,然後嘗試整合,再思考社區。」在灣仔土生土長的詩瑩憑藉拍攝,首次瞧見社區的靈魂﹕「原來社區有些值得我們保留和珍惜的事物,例如是我平時會經過的一條街,才發現小販要生存、要適應這個社會,是這樣的難。」通過鏡頭,回歸人性的慈悲,瞥見許多隱藏的美好。「拍了這套電影,才知每件事也有它的價值。」跨區拍攝的Pudding道。

    ◆《失業漢》 全女班重新了解「中佬」

    刻劃中年無業男子苦悶心路的《失業漢》,由全女班製作。劇本意念出自一篇有關父親嫖妓的小學生作文。基層生活,盡由工作的勞累鋪成,擰乾了栽植情意的心力,夫妻之情難免疏離淡薄,甚或閃現裂紋。由於班底是全女班,對基層婦女面對的困窘,甚或是丈夫的薄倖,更深切體會,陳浩倫說:「現實中家庭主婦很多委屈,但如果要拍電影,是否就是把那個男角『煮』死?還是超越自己,認真了解那個人的想法?」導師向學員下戰書,挑戰她們能否超越自身的視覺界限,重新審視中年男性的生命處境。自選擇以男性角度出發,玉薇就想到:「如何把一個人的生活表達出來?看人做戲,很少去表達別人的生活,去了解他人。」製作過程令一眾家庭主婦反省,思考基層家庭中男女的夫妻關係:「有沒有理會對方?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上班,有沒有關心家人在家做些什麼?家人失業、失學,有沒有關心?」

    《失業漢》展現失意中年男人的滯悶生活,道出基層夫妻難以言喻的隔閡,亦呈現家庭關係中尖銳的疏離。(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超越性別心境的同時,更要為關係補白。蓮弟說,故事呈現的是真切實在的情况,這細處枝節也有時代的吻痕:「我們用影片記錄,這個年代的老婆是怎樣的?家庭是怎樣的?勞工基層的生活是怎樣的?」

    ◆後記

    鏡頭喚醒 遺忘了的……

    這一趟與電影的親近,令學員對電影重新定義。Johnny說,以往覺得電影都是塞滿大卡士的動作片,「從來沒想過電影是可以這樣產生出來,可以是一件很平民的事。Marco則發現影像的能量能抗衡遺忘:「藉着電影讓我們看到一些社會上被忽視的事。」由不看電影,到今天提着相機到處攝的蓮弟和Sunny也有感於電影記錄的作用,讓生活中閃逝的一瞬留駐;蓮弟更說,現在看電視不止看故事,更會看場面調度:「你怎樣去享受人生,就是你懂得多少。」

     

    這次抽身檢視生活的歷程,讓學員重新體悟,一種「我在這裏」的關係,「拍電影前覺得自己跟社會無關,看新聞沒甚感覺,梁振英的政策、措施、拉布,我也不明白,覺得與我無關,但拍了電影後,會覺得整個社區我也有份。」詩瑩說,話音雖輕,卻有種青澀的自信。

    註:三齣電影將於7月24日、31日在社區放映,詳情可瀏覽以下網頁:

    www.facebook.com/yingechi.grassrootfilmingproject

    文:阿離

    放大及觀看全部圖片(4張)

    圖:陳淑安、受訪者提供

    場地提供:兆基創意書院

    編輯 蔡曉彤

    美術 SIUKI

    今屆工文獎與影意志合作了拍攝草根電影,有興趣了解工人及影片創作的朋友,其中一套電影"稻草人"由工文獎和葵芳街坊強哥參與,同場除了有另外兩套街坊電影放映,更邀來第七屆短片組評審陳浩倫跟大家分享創作歷程,現在先看一看街坊的訪問。

    31/7/2013

    晚上8:00PM

    地點:葵涌葵芳邨葵仁樓地下1-3號(街工互幼中心)

    (免費入座,惟名額有限,額滿即止)

    留位請致電:2410 0360 (阿金)或電郵: workerlit@gmail.com

    查詢電話:2410 0360(阿金)

    電郵:admin@workerliterature.hk

    網址:http://workerlit.blogspot.hk/

    放映資訊詳情

    http://www.facebook.com/events/222099697914082/?ref=22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Copy This Password *

* Type Or Paste Password Here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